204 《遮掩天机》

    ,最快更新我从禁地来最新章节!

    教导余纯纯识字背书不是一门技术活,而是一门耐心活。

    顾长天就很有耐心,因为他的生活实在太无聊,有这么一个愚蠢的小怪兽天天逗趣,倒也让无聊的生活多了几分乐趣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道君和海皇这样的成年人,显然是受不了这么愚蠢的小孩。

    照着临摹的字都能写歪,刚刚读完的书还能忘记……

    哪个正常点的成年人会受得了这样的事情?

    一来二去,没被折磨疯就算好的了。

    道君深吸几口气之后,这才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余纯纯是长天道友宠爱的小孩,他打不得骂不得更训不得。

    每当余纯纯不高兴的时候,他还得耐着性子一步一步给小丫头讲解这个字的意思,以及诗词歌赋的诸多含义,甚至还回头教了一遍启蒙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都没用啊!!!

    道君在顾长天离开的三天后就已经疯了,三十天后才埋的。

    无论他教什么,怎么教,到头来余纯纯只会来一句:“这些东西好吃吗?”

    还一脸呆萌垂涎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道君那时候才知道,原来诸天万界的天才是那么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余纯纯一听顾长天说她不笨,立马就高兴坏了,喜滋滋道:“我聪慧过人!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微微颔首,伸手把那两个精致的丸子头发给揉散掉。

    罗姿刚从院子里走出来,看见顾长天和巍魔皇回来,而后无奈道:“先生,我才刚给纯纯扎好的头发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多给她吃几块绿豆糕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毫不在意,小怪兽根本不在意形象,只在意有什么好吃的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余纯纯忙不迭的点着小脑袋,满眼期待的看向罗姿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余纯纯刚拧头,就见到一只大肥猫跳到桌子上,吃着糕点,还咕噜噜的喝着甜豆浆。

    小橘心里一突,好像是被人死亡凝视着,抬头看见余纯纯时,傻傻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大肥猫,你又胖了。”

    余纯纯却并没有生气,伸手撸着小橘的毛发,笑嘻嘻道:“今晚你少吃点,你的那份鱼肉,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消灭啦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!”

    小橘如遭雷击,它不胖啊……

    每天晚上,它都会跟着先生在山里头遛弯消食,怎么可能会胖?

    旁边,海皇和道君心里一突,霍然看向余纯纯。

    这,这孩子……

    刚刚在说成语?

    看着两人那一惊一乍,大惊小怪的样子,顾长天心里忍不住叹口气。

    小怪兽,是真把这两人给玩坏了啊。

    顾长天走进院子里,见到萧林在那大汗淋漓的劈着柴,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先生是在表扬我修炼勤奋!

    萧林满脸开心,说道:“先生,我会继续努力的!”

    劈个柴而已,那么努力干啥……

    顾长天说道:“行了,去休息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萧林也没再勉强,他确实是累了。

    劈这些血魂木当真不是一件轻松活,不仅仅是在磨练他的力量,也在淬炼着他的神魂,过程十分艰辛。

    “去切点牛羊肉,还有,抓几条天灵鱼鱼上来,今天晚饭就烧烤吧,反正很久也没有烧烤了。”顾长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萧林一听,顿时就感觉不累了。

    今晚,竟然还能吃天灵鱼!

    道君和海皇在大堂里面也听到了,心想,估计是顾长天过去身爆了,这次回来再借助天灵鱼的力量重铸过去身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……

    道君突然眼皮一跳,缓缓起身,对着正在看书的顾长天说道:“道友,贫道先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微微点头,笑道:“今晚有天灵鱼,每人一条,可记得准时回来,过时不候啊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道君颔首,而后便离开了长寿客栈,往远处遁去。

    海皇知道道君出去干嘛,也没多管,而是看向顾长天,问道:“大哥,需要我帮忙不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你好生待在这就行了,若是觉得无趣,可以去别的地方逛逛。”顾长天头也不抬,脸色平静。

    怎么大哥对我的态度这么冷淡啊……

    海皇感觉自己失宠了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敢再多说废话,老老实实坐在旁边,无聊的撑着下巴。

    顾长天抬头看了眼海皇,继续盯着手上的书。

    小海既然是苏慧的小老弟,很有可能就是苏慧派过来监视自己,或者保护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对此,顾长天也没什么好反感的,因为他平日里就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不是看书,就是弹琴……

    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

    “小海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轻唤一声。

    “诶,大哥!我在!”

    海皇一听,连忙站了起来,看向顾长天,问道:“大哥,可有吩咐?”

    “去一趟紫府圣地,请紫月姑娘和姜姑娘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吩咐道:“就说今晚有天灵鱼宴,请她们一起过来吃顿饭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这么做,主要是想到以后没准还得麻烦紫府圣地,加上李屠夫的小儿子李长安,也在紫府圣地里面修行,总得请人家吃顿饭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大哥我去去就回!”

    海皇脸上绽放出灿烂笑容,看来大哥并没有嫌弃他啊!

    看着海皇兴高采烈的跑出去,顾长天脸上的猜疑也消失了许多。

    小海并不是来监视他的……

    而且,小海似乎有点自卑,想要极力的证明自己,让他人认可他。

    顾长天笑着摇摇头,苏慧的这个小老弟,倒是像个小孩子一样,跟余纯纯差不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海皇离开紫虚城后,一个念头,便出现在了紫府圣地外面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直接闯进去,而是站在外面的虚空上,朗声道:“紫月掌教,我代大哥前来找你,开下虚空之门!”

    海皇并没有以帝尊身份居高临下,而是以平辈而论。

    在长寿客栈这一段时间里,他懂得了什么叫做众生平等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理想在别的地方难以实现,但既然他现在是在人间,那么就得遵守这个规矩。

    否则,海皇早就一拳打碎这护山大阵了,哪还需要那么客客气气。

    很快,虚空之门打开。

    紫月现身,高挑玲珑的身姿,妩媚雍容,倾国倾城的脸上透露出成熟风韵,一双星光水眸仿佛能迷倒千世浮华。

    她身着一件紫衣,细腰系着一条玉带,勾勒出来的曼妙曲线,让上方的果实更显几分沉重。

    “海皇光临寒地,可有何事?”紫月看着海皇,美眸带着几分警惕。

    帝尊人物亲自过来,她还是得小心一些。

    “害,别海皇海皇的叫,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海皇摆摆手,笑道:“你叫我小海也行,或者阿海,要么海公子海先生啥的都行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……

    以后自家大腿要是当了正宫娘娘,紫月、姜洛倾这种跟大哥关系密切的女人,没准就是二房、三房了。

    身份地位哪个不比他高?

    所以,搞好关系,得从现在开始。

    紫月真的是有些诧异了。

    堂堂海界主宰,竟然将自己的姿态放那么低?

    至于吗?

    见紫月没有说话,海皇便笑道:“其实也没别的事,大哥让我过来通知你一声,今晚去客栈里吃饭,天灵鱼宴。

    对了,也记得通知一声姜女皇,大哥也邀请她了,我就不跑一趟炎京了。”

    天灵鱼宴?

    紫月美眸闪过一抹惊讶,她已经很久没去长寿客栈了,因为最近一直都在闭关修行,要么就是协助师妹去打仗。

    “我会准时前往的。”紫月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先生邀请,岂能拒绝?

    见海皇没有离开,紫月疑惑道:“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啊。”

    海皇盘腿坐在虚空中,单手撑着下巴,无奈道:“大哥好像嫌我一直待在客栈的时间太长了,估计是想让我在外面逛逛。

    我这么早回去的话,没准又要被他说了,索性就在这里等你们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紫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还是帝尊吗。

    怎么像个心智不全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通知师妹了,她正在赶来。”紫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晚饭还没那么快好,而且道君那老家伙,没准还得跟冰皇说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海皇看向遥远的虚空。

    那边,正是道君把冰皇给拦下来……

    冰皇?

    紫月看向远处,但以她现在的仙尊修为,根本看不出什么来,甚至对于五皇传说也了解的不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道君离开长寿客栈之后,便是直接将想要过来这里的冰皇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道君大人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出现的慈眉善目老人,冰皇收起了几分冷淡,恭敬的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道君,是为数不多肯教导自己的帝尊。

    冰皇对于这位老人,也同样报以尊敬。

    “你的事情,贫道也了解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道君看着冰皇,脸上带着几分复杂之色,随后继续道:“但你现在的姿态过去客栈,没准连紫虚城的城门就进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冰皇微微皱眉,说道:“我知道他扶持了新人皇,也知道他的目的是要做什么,我只是想过去跟他聊几句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嫌命长是不是?”

    道君淡淡道:“在客栈里的长天道友,是一具现在身,如今他借助凡间平民的力量遮掩天机,其目的就是为了躲避天机窥探。

    你这样明目张胆,大摇大摆的过去紫虚城找他,他会理你才怪!”

    闻言,冰皇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她也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方才在顾长天回紫虚城的路上,自己就是想要拦下飞舟,才差点被顾长天驾舟撞死。

    原来……

    顾长天是在遮掩天机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冰皇俏脸面罩寒霜,她被人阴了!

    “该死的阳帝。”

    冰皇冷声道:“他只是对我说,不要贸然拜访这位前辈,否则就会引起前辈不满。

    还有的就是,在前辈眼里,众生皆平等,无需恃才傲物,趾高气扬的对待他身边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,旭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道君并不意外,阳帝就是喜欢打字谜,说道:“换身衣裳,穿着打扮普通一点,身上的寒意也收敛一些……

    还有,你的眼神,别总是一副大家都欠你银子的表情,几亿年前贫道就跟你说这事了,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改变?”

    耳边听着道君的话,冰皇的脸色稍微缓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随后,冰皇摇身一变,变成了一副普通女人的打扮,没再那么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“现在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道君满意的点点头,笑道:“就这样过去吧,如果长天道友对你没意见的话,没准今晚你还能蹭上一顿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问他几个问题。”冰皇蹙眉道。

    她,不是过去蹭吃蹭喝的。

    道君斜睨了她一眼,再次提醒道:“他这具现在身,不会直接把事情给你说出来。同理,如果你想问什么,一旦直接说出来的话,他亦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,甚至不会回答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做?”冰皇感觉这里面好复杂。

    “迂回。”

    道君语重心长道:“拐着弯问,明白不?”

    冰皇沉思片刻,慢慢的点了下脑袋。

    道君看了眼天色,说道:“再过一个时辰,你才过去紫虚城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趁另外三人回来,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道君笑了笑,看了眼紫府圣地方向,挥了挥拂尘,打碎了庞大的神识探测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海皇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,骂骂咧咧道:“该死的老家伙,警惕性竟然这么高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姜洛倾也来了。

    当她察觉到刚刚这里发生什么事后,清冷如画的脸颊上露出一抹无奈。

    那可是道君啊……

    偷听道君说的话,不是找死么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命帝、斗帝,都悄无声息,遮蔽天机,通过仙界通道,进入到了人间东海区域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就这样过去西漠?”

    命帝看着自己这般凡人打扮,脸上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若不这样遮蔽天机,我们过去西漠的事情,必然会被顾长天所察觉到。”

    斗帝一脸谨慎,郑重道:“你只是跟他交手过一次,而我已经跟他交手好几次了,若是不谨慎小心一些,恐怕会着了他的道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命帝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我们就快点过去,别耽误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别横渡虚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御空也不行!”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过去西漠?”

    “走过去,或者……沿途乘坐马车、飞舟等出行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命帝有些怀疑,自己到底还是不是帝尊了?

    怎么来个人间,还得处处小心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