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 冥祖,陨!

    混沌汹涌,电弧在虚空中交织,一颗颗星辰炸碎后又重现回来。

    冥祖仰天大吼,浑身骨骼仿佛都在这一拳被打碎,那股惊天气机压得他快要窒息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冥祖不可思议的吼道:“你不可能那么强,天道是绝对不会允许你这样的人存在,你根本不可能或者!”

    顾长天的过去身已经算是十分离谱了!

    可现在这具未来身,却更加可怕!

    战力跟之前的过去身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未来身,怎么可能在之前那场帝战上被打爆?

    又怎么可能被命帝、斗帝他们算计到?

    还有,一旦顾长天现在就进行三身合道,他的现在身绝对能够瞬间达到完美无瑕,根本不需要再去遮掩什么狗屁天机。

    三身完美无瑕……

    那就是仙帝了啊!

    难不成,顾长天早早就已经是仙帝了?

    “不,不对,他不可能是仙帝!”

    剑帝瞪圆了双眸,如果顾长天拥有仙帝修为,那么顾长天早就被天道诛杀了,根本不可能活在这方宇宙里。

    “那他是什么?他到底是谁?又来自哪里?我们对他几乎一无所知!”冥祖怒吼。

    他真的要疯了!

    再这么打下去,他的帝身不仅要破碎,还有可能会三身殒灭,身死道消!

    顾长天心里一突。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

    自己隐藏多年的秘密,已经被这些人看穿了?

    “不对,现在是在梦里,都是我自己吓自己而已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松了一口气,梦里的事情,基本上一个晚上之后就忘记了,根本不用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长寿客栈里。

    道君眼眸微微一凛,他刚刚真的是被吓到了,一旦长天道友的身份彻底曝光,那么诸天万界里面,所有帝尊都会来杀长天道友。

    无论长天道友究竟是不是天帝!

    海皇眉头紧锁,忽然发现道君这老狐狸的脸色有些不对劲,眯眼问道:“老家伙,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道君微微摇头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然后眼神示意巍魔皇给自己倒杯茶。

    巍魔皇虽然是在督促余纯纯练字,但也在利用长天客栈的道韵,观察星空上的那场惊天帝战。

    先生……

    好强啊!

    原本先生就把剑帝打得浑身破碎,如今还连带着冥祖一块揍!

    回过神后,巍魔皇也注意到道君的眼神,却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先生都能把剑帝和冥祖吊起来打了,客栈里的这两位帝尊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“练的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巍魔皇转头回来,看了眼余纯纯,发现小怪兽直接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那张肉包子脸,更是贴在了宣纸上,沾满墨水。

    巍魔皇一脸无语,督促这小怪兽练字,简直比自己练功还要难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内心里的一种煎熬……

    也就只有先生能够治得了余纯纯。

    一旦先生去睡觉之后,余纯纯就压根不管别人怎么说她了。

    “看好客栈,我去给她洗把脸。”巍魔皇踢了一脚也在睡觉的小橘,说道。

    小橘迷迷糊糊醒过来,不情不愿的翻了个身,身上的肉坨子往另一边倾斜。

    它才不管了!

    大雪天的,还让不让猫睡觉了!

    偌大的客栈里……

    海皇盯着道君,道君则是眼观鼻鼻观心,一副“身正不怕影子斜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外面大雪纷飞,巍魔皇给余纯纯擦完脸之后,一只手扛着余纯纯,一只手拎着小橘和小酥的尾巴,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冥要玩命了。”

    道君自顾自的倒了一杯热茶,茶香味萦绕在客栈里面,古色古香,道韵流转。

    “玩命了又如何?他是我大哥的对手?”

    海皇嗤笑一声,随后脸色却是比较严肃,声音低沉道:“我大哥出手的原因是什么?难道他看不出来,这是修罗临死前算计了他?”

    “以长天道友的本事,自然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道君笑呵呵道:“但长天道友这么做,完全是无愧于心,但求心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你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海皇摇头道:“你的意思是,因为修罗的死,他就得插手这件事?还是说,修罗之死,早早就在我大哥的算计之中了?

    就算是在算计之中,但罗姿和白墨这两个蠢货去仙界,危险同样很大,更加容易被冥祖、剑帝抓走……如今仙界有多混乱,不用我说吧?

    只要大哥一声令下,我就不信这两个人敢不回人间,何须多此一举。”

    “局中局。”

    道君轻笑道:“第一、修罗之死,完全是她咎由自取,与长天道友无关。道果之争本就凶险万分,若不贪婪,便不会有此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、魔界至尊虽然陨落了很多,但辰界和雷界却要在此战中,付出被灭族的代价,总体来说,魔族还是赚了,至少他们得到了两枚道果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、罗姿从修罗身上得到修罗道,其实本就是一场交易,长天道友必须出手,无愧于心。”

    “第四、修罗以自身生命做局,长天道友自知被算计,但接下来第二场帝战还会爆发,而且要死的帝尊更多,所以他便将计就计,入局杀人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道君缓缓道:“冥祖,以杀证道,本身业障就不少。剑帝,一生刚正不阿,却分不清是非对错,容易被人利用,颠倒黑白。

    杀了这两位帝尊,一来可以释放修罗道的能量,二来能让更多剑修证道……

    业障功德相互抵消,但求心安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一番话之后,海皇顿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原来……

    大哥在出手之前,就已经想好怎么应对接下来的事情了?

    不愧是大哥!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海皇目光灼灼的看着道君,一字一句问道:“你又是从哪得知,我大哥一定能斩杀这两位帝尊的?”

    单从这件事情上来看,就明显有些说不通了!

    这两位,一位是亘古帝尊,一位拥有伪仙帝战力!

    命帝和始帝联手,都不一定能杀他们!

    道君又是怎么确定,顾长天一定能够斩杀这两位帝尊?

    海皇觉得道君肯定是了解到了什么,所以才敢这么肯定。

    说露馅了……

    道君心里暗道不妙,但脸上依然镇定自若,笑呵呵道:“看长天道友,如何镇压两位帝尊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家伙,别在这里给我卖关子,快说!”海皇喝道。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?”

    巍魔皇这时候从楼上走下来,怒瞪着海皇,没好气道:“大晚上的,要是吵醒邻居街坊,你们谁来负这个责任?”

    闻言,海皇立刻闭嘴不言,但双眼依然是死死盯着道君。

    道君闭目养神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三界域外。

    “再强又如何?只要他敢展现出仙帝力量,天道必然会马上诛杀他!”

    剑帝祭出万千柄古剑,上面刻有古老符文,灿灿神辉绚烂夺目,流动着无敌气息,震慑人心。

    下一秒,剑雨轰杀而至!

    “我是仙帝?”

    顾长天愣了一下,我自己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但面对前方的万千剑雨,顾长天却没再多想什么,一拳轰出,磅礴大气!

    隐约间有着一种镇压万古的道韵!

    无人能敌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光芒笼罩这片虚空,崩溃湮灭,仿佛所有的一切都遭遇了破灭。

    只有一些帝血,以及漂浮在虚空中的帝骨以外,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存在。

    冥祖浑身是血!

    身上那件至宝血衣更是被打崩碎掉,所有阵法在瞬间湮灭,身体许多地方的骨头都露了出来,白骨森森,帝血散发出无穷生命力。

    万千剑雨也瞬间幻灭,一柄古剑上遍布裂纹,只要轻轻一碰,它就会彻底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剑帝身上出现了好几个血窟窿,剑意似乎有种要彻底散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太恐怖了!”

    幻圣仅仅只是感受到那边的磅礴气机,就有种神魂炸裂的感觉,脸上布满惊骇之色,窒息感席卷全身。

    书圣、墨圣的脸色同样是十分凝重。

    顾长天越强,对他们来说就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能阻止他吗?”墨圣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书圣刚张嘴准备说话,画圣就在旁边说道:“可什么可?你们谁要是敢现在上去阻止他,他就敢让谁形神俱灭,别以为他真是个仁慈善良的人!”

    画圣眼里透露出惊惧之色,沉声道:“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,经历过无尽岁月,沧海桑田,他心中的执念比我们每个人都要恐怖!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顾长天的来历,但他可以肯定的是……

    顾长天必然经历过那场浩大灭世的混沌劫!

    书圣和墨圣相继沉默下来,就连幻圣,也不敢再说一句废话。

    如果命帝、斗帝他们不出手的话……

    那么冥祖和剑帝他们,当真是有危险了!

    “哈哈哈,痛快!”

    顾长天哈哈大笑,声音仿佛夹带着震撼人心的古意,诸天万界都在产生共鸣。

    冥祖、剑帝睚眦欲裂,神魂都快要在这笑声中溃灭。

    “三身合道!”

    两位帝尊不再犹豫,咆哮一声,磅礴大气从宇宙深处冲来。

    古剑撼苍穹,九天鸣颤,那恐怖的剑意斩碎了诸天星辰。

    杀戮之意幻化成一头头恐怖的凶兽,仿佛撞碎了时间长河,令得星毁月沉。

    剑帝、冥祖,三身合道!

    星空中瑞光席卷,四灵齐现,大道痕迹不停在星空中留下,无法抹灭!

    “这就是三身合道吗?”

    顾长天没有出手,而是盯着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从苏慧的书房中,看到那些记载着古史的书籍。

    除了这几万年的以外,还有几百万年、几千万年,甚至是几亿年以前的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道苏慧是怎么搞来的。

    但过去身、现在身、未来身这三身,顾长天却是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跟证道仙帝有关。

    一头头恐怖凶兽化作血色天宫,看起来古朴沧桑,恢弘大气,上面闪烁着灿灿血色神辉,混沌雾霭流转缭绕,满是杀戮气息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下一秒,血色天宫炸开,化为汪洋血海!

    血海之中,像是有一尊大帝在沉睡,宇宙坍塌,恐怖的威压席卷而开,令人心神颤栗。

    冥祖气吞宇宙,双眼变得格外锐利,遍布杀机,犹如至高无上的先祖!

    剑意犹如大岳,剑帝伸手击碎大岳,里面仿佛有一尊神明在发光,周围仙雾缭绕,俯瞰苍生。

    冥祖、剑帝,两人的气机都攀升到了绝巅!

    之前,帝尊们都有藏藏掖掖,谁都不敢轻易暴露战力,怕遭他人算计。

    如今……

    他们两人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!

    若不杀顾长天,顾长天必定会成为他们的心魔,让他们永世无法证道仙帝!

    “顾长天,你的末日到了!”

    冥祖横在宇宙之中,双眼睥睨诸天,手持双剑。

    “我本只要剑胎圣体,你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扰我?”

    剑帝身上的威压惊天,他手上无剑,但他本人已经与剑融为一体,剑意磅礴,足以开天辟地!

    两位帝尊对顾长天都有着很深的怨念,同时也带有一定的忌惮。

    这是被打出心理阴影来了!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却回答的风轻云淡,脸上没有半点太多的表情。

    面对两种无上杀伐手段,顾长天伸手一招,一口帝剑从天边掠来,犹如天劫出现,雷海轰鸣,电弧爆射。

    “前辈,需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魔帝脸上满是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他有些担心顾长天会应付不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,站在旁边看着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了笑,迈出一步,置身于混沌雷海之中沉浮,挥剑斩落下来,大道奥义笼罩诸天!

    顾长天,更像是那执掌天劫的神明!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一场令人毛骨悚然的场面!

    混沌雷海劈杀万界,首当其冲的冥祖骤然被轰杀成四分五裂,双剑断成三截,寸寸崩裂。

    剑帝身上的剑意泯灭,仰天大叫,凄厉惨淡,身上的骨块和血肉横飞。

    剑帝最为惊恐!

    他能够明显的感受到,顾长天手里那柄帝剑,足以斩灭世间万物!

    比开天斧还要凶悍!

    “此剑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剑帝还在努力的复原帝身,但那帝剑的威力,却一次次崩碎了他,斩在了他的大道上!

    本源在飞速溢散,剑帝的生命力也在疯狂流逝。

    剑帝非常想知道,顾长天手里的那柄剑,叫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顾长天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剑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这柄剑……

    好像莫名其妙就出现在他手里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仿佛是老友一般。

    “此剑,名为法则。”

    在顾长天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,帝剑嗡嗡颤鸣,似乎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冥祖破空而逃,面色惊恐无比。

    顾长天眯起双眼,他看得出来,冥祖现在非常脆弱,只要一剑就能将对方彻底斩灭!

    “这时候才想着跑路,未免太迟了点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身上爆发出一股大道气机,与诸天万道融合在了一起,瞬息万变,一剑斩出,万象齐现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冥祖睚眦欲裂,发出最后一声不敢怒吼。

    雷光闪耀,轰杀一切!

    顾长天一剑殿下,将冥祖三身寂灭,身死道消!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仙钟震响,传遍万界。

    冥祖,陨!

    祥瑞仙光笼罩在了顾长天身上,至神至圣,这是天道赐予的功德!

    冥祖以杀证道,业障无数。

    如今顾长天斩杀冥祖,乃替天行道!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剑帝没再犹豫,将现在身抛出去炸碎,震碎虚空,而后借此逃遁,速度极快!

    眨眼间,剑帝便消失在了顾长天眼前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魔帝的脸色从震撼中回过神来,立刻大吼道:“不可放走剑帝,否则他还会卷土重来,必须斩了他!”

    魔帝刚说完,一只大手便从头顶落下。

    “饶,饶饶……”

    魔帝惊骇欲绝,脸色苍白,吓得一点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然而,大手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,并没有携带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放心,他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面带笑容温润,让人如沐春风,笑呵呵道:“就算他逃到宇宙角落,我也能把他揪出来!”

    “前,前辈威武……”

    魔帝彻底松了一口大气,整个人跌坐在了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他刚刚……

    真的有种会被顾长天一掌拍死的错觉。

    一缕缕大道痕迹出现,顾长天遨游诸天,脚下仿佛出现了一条登天路,踏入宇宙深处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顾长天要来诸天万界了!”

    “退!快退回去!”

    “冥祖陨落了,剑帝重伤逃遁……”

    消息瞬间传遍诸天万界,每一位帝尊都惊恐不已,完全被顾长天身上那股气势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帝尊吗?

    这是仙帝了吧?

    天道怎么还不出手轰杀这个男人?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幻圣吓得浑身寒毛倒竖,怒吼道:“剑帝这混账,他在把顾长天往九州这边引!”

    “封锁九州界!”墨圣脸色大变,他这次真的慌了!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书圣面色沉凝,大手一挥,巨大的壁障直接倒扣在了文州大陆上,把整座大陆封锁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只能保住文州了!

    其他大陆,管不了了!

    墨圣执笔写下一个个大字,加上一层层壁障,以免待会全部破碎。

    画圣卷起一幅幅山水画,遮蔽文州大陆里的一切天机,内心神魂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顾长天……

    他千万别发现这里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