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3 小怪兽的秘密

    始帝观察余纯纯也有两千年的时间了,在这漫长的岁月里面,她始终都没看出余纯纯身上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。

    一个小女孩,活了那么长一段时间,个子不变,智商也不变。

    每天都那么天真无邪,除了身边的人没忘以外,就只惦记上一些吃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这着实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恰好,余纯纯又被顾长天保护的很好,哪怕出来周游万界,余纯纯身上都有顾长天的意志在暗中保护着,甚至还得让熊帝这尊伪仙帝跟着。

    若说余纯纯身上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始帝肯定是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这么鸡贼,余纯纯身上恐怕是真的有什么大秘密。”

    始帝心里暗暗想着。

    虽然顾长天是她带过来的,但一开始只是想让顾长天发挥自己的智慧,改变这片天地的文明。

    如今,顾长天确实改变了,但也只是改变了人间的文明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的是,现在人间几乎是诸天万界最强大的界域了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,都是顾长天一手培养起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这个看上去天真烂漫的小吃货,必定有玄机存在!

    “纯纯,你长天哥哥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话?比如是修行方面的?”始帝抱着余纯纯,笑嘻嘻的问道。

    余纯纯愣了一下,点点头道:“好像有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了什么?”始帝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忘了,记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余纯纯忧愁地用手撑住自己那两个腮帮子,很苦恼。

    明明长天哥哥跟她说过的话,她想起来了,可话到嘴边,却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始帝翻了翻白眼,你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始帝双眼紧盯着余纯纯,小怪兽并不像是故意气她的样子,而是真的想要说这些话,但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被屏蔽天机了!

    始帝心头猛地沉了下去,顾长天那王八蛋真的有事情瞒着她,余纯纯这么多年智商和个子都不长,身体反而拥有强大力量,这根本就不是寻常小孩所具备的!

    在余纯纯体内,恐怕真有着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而这个秘密……

    也让顾长天不得不花费大量手段去保护好。

    “没事,记不起来就算了,始帝姐姐这段时间陪着你,带你去玩好吃好。”始帝揉了揉余纯纯的脑袋,笑着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嗯呐!”

    余纯纯顿时变得开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紫虚城,红尘轩。

    紫府圣地丹云峰的二师兄段文山,还有三师姐施静静,倒是过来此地帮忙了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处在准帝境界,道果只是雏形,却难以证道帝尊。

    而顾长天给出的答案便是:心静自然破。

    忽悠段文山和施静静去打点泉水回来,顾长天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无奈和忧愁,叹道:“纯纯的事情,还是让人给留意上了啊。”

    闻言,棋圣转头看过来,眯起那一对苍老且含有血丝的眼眸,问道:“那个愚蠢的小孩,到底有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余纯纯又是为何会几千年都不长个?

    而且时不时还说出雷人的语句,让人难以应答。

    顾长天看了眼棋圣,笑道:“你就别问那么多了,老老实实破你的残局,只有残局破了,你才有一线生机,别顾虑其他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并不打算跟棋圣废话那么多。

    现如今,只要继续按照现在的形势演变下去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至于余纯纯……

    一个贪吃的小女孩又有什么坏心眼呢?

    棋圣却一直在盯着顾长天,轻声问道:“老夫查过了,余家也有一丝吞天大帝的血脉,那就代表着,余家的先祖也是吞天大帝的后裔。

    那小怪兽身上,是不是藏着复活吞天大帝的方法?”

    顾长天慢慢放下手中的茶盏,看向棋圣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棋圣也并不畏惧顾长天的目光,与之平静的对视着。

    “吞天大帝若是复活,你一定会有麻烦,这并不是在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棋圣一字一句道:“你没有真真切切的经历过亘古年间,不了解吞天大帝的霸道和强大。当然,除了他之外,其实还有一些大帝十分强大,只不过被屏蔽了天机,难以在一时半会告知于你。

    但请你相信老夫,老夫并不会害你,若真的复活吞天大帝,绝对会是你的噩梦,别因为好奇,而引来一场灾难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轻叹一声,说道:“我也可以老老实实的跟你坦白……余家确实是吞天大帝的后裔,而纯纯身上,并没有复活吞天大帝方法。

    如果说谁不愿意让吞天大帝复活,那么这其中肯定有我一个。

    你们都想太多了,我并不希望吞天大帝复活。

    反之……

    若真有人打算复活吞天大帝,我还会第一时间出手阻止,绝对不会让吞天大帝从亘古年间来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并不希望吞天大帝复活?

    棋圣愣了一下,随后微微凝眉,那余纯纯身上,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,能够让顾长天如此的在意?

    “能否将这件事情告知老夫?也好让老夫死个明白。”棋圣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淡淡道:“纯纯身上的事情,还是我在五千年前的时候才发现,那时的她依然天真烂漫,虽然偶尔会很气人,但对我而言,她乖巧懂礼貌即可。

    既然以前有人布下了纯纯这一局,那么我就护着她,以免她在以后真当了他人棋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顾长天轻声说道:“棋圣,小怪兽贪吃、爱玩,偶尔也会败家,但对我而言,她有些时候却很懂得照顾人,包括吃东西时,都会想起身边之人。

    哪怕她再喜欢吃的东西,但只要旁人没有,她都会忍痛割爱。

    她并不傻,只是以自己心底里的那份善良在行事。

    若是哪天……

    关注公众号:书友大本营,关注即送现金、点币!

    她没了这份单纯和善良,沦为一个霸道无情的棋子,或许那才是我难以接受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看着棋圣,声音平淡,却带着无边的警告,道:“不管是谁,敢在小怪兽身上做打算,我定不会轻饶对方!”

    棋圣心里也很清楚,不仅仅是对余纯纯,如果是小橘被人谋算,顾长天同样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身边之人,已经有很多手染鲜血,没了那份纯真。

    唯有这两个小家伙,一直带给红尘轩不少欢乐。

    就像是长辈保护小辈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你方才所说的那句话,可是谁留意上了余纯纯?”棋圣问道。

    “始帝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揉了揉眉心,“女人的心思当真可怕,也十分缜密,纯纯身上只是有我一缕意志护着罢了,她便慢慢察觉到纯纯身份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已经在大罗仙域布局了数千年,如今怕是也想着调查清楚纯纯身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余家是吞天大帝后裔之事,瞒不了太久,只要顺着时间长河的轨迹调查一番,都能够寻出余家的底细。

    恐怕……

    我得亲自去一趟大罗仙域才行。

    吞天大帝是死在那个地方,他能留下如此后手,恐怕也是想着有朝一日,纯纯会到那个地方去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顾长天眸中闪过一抹凌厉,死去的人也那么不安分,那他就让对方彻底没了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之后,顾长天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红尘轩中。

    棋圣察觉到顾长天已经坐不住了,便也想着过去一趟大罗仙域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面前的残局,棋圣叹了一声,挥手,一同带走。

    这次大罗仙域之行,恐怕是跟亘古末期不少事情有关了。

    当段文山和施静静挑了两桶泉水回来后,去发现顾先生已经离开了红尘轩,两人不禁微微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把泉水挑回来了,你却溜了?

    “该是什么道,那就悟什么道,心思繁杂,难以证道。”

    玄之又玄的声音在红尘轩里响起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是在段文山和施静静两人心中响起。

    两人幡然醒悟,而后盘腿坐了下来,原地打坐,开始领悟顾长天那句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叶麒麟如今乃是巅峰至尊,快要归道本源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……此乃佛子,务必让其皈依佛门,行西游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西游之事乃天定之数,不可耽误,亦不可改变。”

    “大罗仙域出现了雍元大帝的遗迹,恐怕会挖出不少仙帝遗骸,用这些遗骸,助佛子遁入空门,参悟佛法之精妙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善哉,善哉……”

    在西境佛界里,几尊大佛、罗汉、菩萨,正在相互交谈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定下了西游之事,有叶麒麟从大罗仙域开始,一路向西,传播佛法,度化苍生。

    “人间顾先生之弟子,人屠、雪君,皆在大罗仙域,恐怕大罗一行,会遭遇顾先生的阻拦。”有菩萨提出此事。

    顾长天,是不得不重视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对方面临过无数险境,也遇到过诸多难以破解的局势,可最终依然活了下来,更斩帝尊、仙帝、大帝,战功累累,令人敬畏。

    “人屠、雪君,都是手染鲜血之辈,理当将其超度,阿弥陀佛。”一位罗汉声音浑厚,充满浩荡佛力。

    “若有机会,便将其超度吧……”

    佛尊也睁开了双眼,闪过一抹淡淡的厉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