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章 西境之事【求月票】

    永恒帝界,西境某地。

    余烟萝、罗姿、夏北辰三人被千军万马给围堵起来。

    大军浩浩荡荡,杀气如海,九天十地皆无逃遁之路。

    然而,三人脸上并无任何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余烟萝神色如常,淡淡道:“我等乃人间大炎神朝修士,来西境只为斩琅琊山庄余孽,如今余孽已经伏诛,我等任务完成,回神朝复命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不管你们是来自哪里的修士,在青烈神朝境内杀人,无论如何都得有个交代!”

    一位身穿甲胄的至尊走了出来,神色冷漠的盯着三人,说道:“若是大炎神朝修士,便让炎皇来领人!”

    百年的修行,余烟萝已经证道至尊,并且还是二阶至尊。

    罗姿这些年也不敢停歇,已经从天尊境界追赶了上来,刚刚证道至尊。

    夏北辰同样是一阶至尊。

    三位至尊在青烈神朝杀人,这本身就引起了极大的动荡和影响。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琅琊山庄的余孽……

    青烈神朝的人又岂能真的知道?

    罗姿依旧妩媚动人,身段妖娆,笑吟吟的看着那位甲胄至尊,说道:“第一,我们杀的人,并非青烈神朝之人,而是琅琊山庄余孽,地上的至尊仙兵便可说明一切。

    第二,你们想要的交代,我们已经说的非常清楚,只是你们眼红我们夺取而来的至宝,以及觊觎我们手中的至宝。

    第三,我是人间修士,并非大炎神朝修士。我乃顾先生侍女,此番出来执行任务,更是受顾先生之命,青烈帝想要将我留在此地,不怕先生亲临此地吗?”

    甲胄至尊冷笑一声,说道:“区区侍女便敢信口雌黄,我看那所谓顾先生,也不过如此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罗姿顿时收起笑容,媚眼中杀气迸发,无穷无尽的修罗血气铺天盖地暴涌而出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罗姿,犹如一尊盖世修罗,令得天地摇动。

    罗姿盯着那甲胄至尊,寒声道:“区区巅峰至尊便敢侮辱先生,死!”

    话落,罗姿没有半点犹豫,修长笔直的玉腿绽放出可怕血芒,红色的修罗战衣铿锵作响,粉碎虚空,朝着那甲胄至尊踏去!

    甲胄至尊冷笑连连,区区一阶至尊便敢来挑衅他?!

    “待老子抓了你之后,便留你在身边当侍女!”

    甲胄至尊手持长枪,横扫九天十地,朝着罗姿刺去!

    可怕的气机在虚空中碰撞,引起了恐怖的异象浮现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大地开裂!

    夏北辰一脸无奈,背负双手,身上清光浮现,头上所戴的儒冠垂落下一道道浩然正气。

    “大军后退千里。”夏北辰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语仿佛有着一种魔力,更勾动了某种规则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千军万马便纷纷后退千里,不少至尊、道尊皆是惊愕无比。

    “此人一句话,竟然具有如此恐怖的威能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仅仅只是一阶至尊吧?”

    “一阶至尊便有如此可怕的能力,若是巅峰至尊的话,那还得了?”

    “对方好像是文道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文道不是没落了吗?如此衰弱的一道,怎会变得如此恐怖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至尊们相互交流起来,窃窃私语,每个人眼中都充满了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遭遇上天惩罚的文道,又崛起了?

    “叮叮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余烟萝盘腿而坐,一架古琴放在双膝之上,绽放出不朽的神辉,身后更是浮现出一轮明月,勾动这漫天灵气本源,朝着甲胄至尊镇压而下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甲胄至尊的长枪嘭然破碎,罗姿一脚踏来,狠狠跺在了甲胄至尊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琴音叮叮咚咚,万道之源从明月中爆发出来,化作万古光芒,射向甲胄至尊!

    此光具有无穷无尽的浩瀚伟力,犹如容纳了万道力量,惊天地泣鬼神,像是一曲战歌轰鸣,难以阻挡!

    甲胄至尊怒吼咆哮,施展出绝世神通,欲要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罗姿拿出顾长天送的鞭子,狠狠抽打在甲胄至尊身上,冷笑道:“像你这样的巅峰至尊,我在巅峰道尊的时候便可随意斩你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甲胄至尊爆发出恐怖力量,虚空震动,青色的烈焰焚烧苍穹,横扫九天十地!

    琴声也越来越猛烈,余烟萝美眸中闪烁着冰冷的寒芒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!

    刹那间,混沌浮现,苍穹破灭,犹如另一个天地开辟,万物俱灭!

    青色烈焰消失殆尽,甲胄至尊陷入到了混沌之中。

    万古光芒照射而来,击碎了甲胄至尊身上的甲胄,将其肉身都轰的裂纹密布,鲜血淌落。

    这一场至尊大战爆发,令得不少观战之人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竟然能够爆发出如何可怕的威能?

    特别是那身穿碧绿长裙的女子,看上去文文静静,却能弹奏出一曲令人心颤的战曲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一声长啸在天地间出现,青烈帝出现,头戴黄金帝冠,散发出璀璨的光芒,瞬间笼罩而下!

    余烟萝面对帝尊袭击,却依然毫无畏惧,青丝飞舞,清丽动人的俏脸焕发着光彩,眼神坚定,拨动琴弦的双手,速度加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还不停手,找死!”

    青烈帝眸中赫然爆发出惊天杀意,像是漫天星河全部倾泻下来,欲要淹没余烟萝!

    帝尊降临,至尊还敢动手?

    “小圆满帝尊而已,也敢欺我人间修士?”

    一朵黑莲浮现,恐怖且狂暴的毁灭力量弥漫而出,身穿黑色长袍的魁梧男子在虚空中浮现,大手直接镇压而下!

    青烈帝骤然感受到可怕的压力席卷而来,哪怕他拼尽全力去抵挡,依然无法承受住这股毁灭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青烈帝双臂炸开,疼痛难耐,看向那位魁梧男子,问道。

    “杀你的人!”

    巍魔皇没有半点犹豫,直接杀来!

    刹那,山河失色,日月无光,已经掌控毁灭大道的巍魔皇,具有举世无匹的超强战力!

    青烈帝没有半点犹豫,面对这么一位大圆满帝尊,还具有这般恐怖的毁灭力量,他只能立刻逃走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当青烈帝刚想逃跑的时候,滔天威能爆发,一只巨大无比的魔拳从虚空中轰了出来,落在青烈帝身上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青烈帝胸腔直接炸开!

    以他的肉身,根本抵挡不住巍魔皇那恐怖无比的战力!

    如今的巍魔皇,即便面对强大的绝巅帝尊都能一战,更何况这种小圆满帝尊。

    “尚且还不入流的帝尊,也敢侮辱先生,当真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巍魔皇出现在青烈帝的头顶之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,眼神如刀,杀意凛然。

    下一秒,杀气暴涌,席卷至十万里,茫茫毁灭波动像是星河般浩瀚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青烈帝嗅到了死亡的气息,惊恐大吼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甲胄至尊的肉身也开始层层崩碎,神魂颤栗,在那拼命求饶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两声巨响在天地间回荡,看见这一幕的众人只感觉心神震颤,眼中满是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青烈帝,还有一位巅峰至尊,就这么死了!

    刚刚崛起的青烈神朝,也要开始走下坡路了!

    “青烈帝开辟神朝还不到百年啊,这就要亡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这世道,不也挺正常吗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封神之战已经开启,据说能在榜上留名者,皆可被天道眷顾,并且气运加身,未来还能在天庭谋个一官半职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封神之战,只不过是帝尊博弈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帝尊博弈,但对我们这些仙境修士而言,何曾不是一个机会?”

    “圣境修士也一样有机会。封神榜分为圣榜和仙榜,能在榜上留名者,皆可被天道眷顾。”

    “像青烈神朝这种国家,数不胜数,今日开辟神朝,明日或许就要亡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世道如此,适者方可生存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感慨无比,但也只有这样的竞争,才能让修士在短时间内证道晋升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西境的佛界,消停一些,我人间如今虽然腾不出多少人手,但也不是你一个没落的佛界可以算计欺压的。”

    巍魔皇目光看向佛界那边,声音冰冷。

    余烟萝三人在这百年里一直追杀琅琊山庄余孽,除了收取本源以外,另一个目的便是借着此事探查各方势力,以及为封神之战做准备。

    佛界那边很久没有声音了,但这次余烟萝三人过来西境,佛界那边倒是开始了算计。

    青烈神朝,正好成了佛界的刀子。

    佛界那边也没有半点回应,不承认此事跟他们有关。

    没有证据,巍魔皇也奈何不了佛界,便道:“此事我会如实禀报先生,西境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,相信先生再过不久便会知晓,你们也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一位罗汉走了出来,身披袈裟,面相慈悲,不卑不亢道:“巍施主,这件事情里面是否有些误会,佛界一直以来不问世事,也不出世,巍施主又何必为难佛界。”

    这巍魔皇不讲武德!

    动不动就把顾先生给搬出来!

    罗汉心里骂娘,要不是巍魔皇把顾长天给搬出来,他还不至于这么匆忙出来解释。

    一旦真让顾长天盯上西境这边的事情,佛界可真就没有什么安宁日子过了。

    毕竟,当年佛尊就算计了人间西漠,与人皇联手,最终致使终局帝战在人间西漠爆发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人间西漠那边还是一片混沌。

    若让顾长天知道西境这边的事情,以顾长天的性格,还不得算计一遭佛界?

    现如今的佛界……

    真经不起顾长天这位狠人的折腾了。

    这顾长天可是轻而易举就挑起帝战的存在,做事蛮横,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佛界现如今这脆弱的身子骨,真挡不住顾长天的猛烈冲击。

    “不问世事?”

    巍魔皇讥讽的看着罗汉,冷笑道:“人间西漠的事情,又是谁开始算计的?此事总会有个结果,即便佛尊能够复苏,若不守规矩,迟早也还会死在先生手里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……”

    罗汉面相悲苦,念了一句佛号,便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巍魔皇也懒得跟秃驴废话,如今先生的主要事情是处理中原事务,还没轮到西境这边。

    他刚刚说那些话,其实也是为了敲打一下佛界的帝尊,避免这些秃驴偷偷摸摸干些什么。

    巍魔皇听先生说过,仙帝路开启之前,必然会有诸多帝尊,已经古老仙帝算计。

    佛界数亿年的谋算,也会在这几千年中逐渐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巍魔皇才要敲打佛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巍魔皇把三人领走,路上,他提醒余烟萝,说道:“这次前往苍生神朝你可要注意一些,无论如何都得先保住性命,别鲁莽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先生早已再三叮嘱过我。”余烟萝点了点头,脸上满是慎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罗姿,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巍魔皇看向罗姿,沉声道:“为了这次过去苍生神朝,先生也让你们历练百年,证道至尊,切记小心行事,安全第一!”

    巍魔皇一直跟在顾长天身边,他很清楚,这次苍生神朝,将会爆发一场前所未有的年轻至尊大战!

    万界所有的天骄,都将会齐聚苍生神朝,争夺仙榜头名!

    “皇,放心吧,我跟在先生身边那么长时间,早就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罗姿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巍魔皇微微点头,看了一眼夏北辰。

    没等巍魔皇开口,夏北辰便作揖道:“大人放心,北辰定会谨慎行事,绝不冒险鲁莽。”

    巍魔皇一愣,说道:“你谨不谨慎关我什么事?你就算死了我也不会为你伤心,你要是鲁莽行事的话,烟萝和罗姿把你卖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夏北辰一下子就僵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人麻了。

    按照程序,你安慰完余烟萝和罗姿,下一个不就轮到我了?

    怎么……

    夏北辰尴尬到想挖条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巍魔皇目光看向另外一边,见到有人踏剑而来,两男一女,为首男子白衣飘飘,神态倨傲,俊朗的脸庞上噙着一抹淡淡笑容,仿佛一位绝世剑客,俯瞰人世间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位女子,身穿明黄色牡丹云锦长裙,头戴琉璃宝冠,高贵清冷,犹如清丽脱俗的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最后一位男子手里拿着酒葫芦,吨吨吨的往嘴里灌,不停念叨着:

    “人间不值得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