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章 不受欢迎的邪帝【求月票】

    封神之战……

    不仅仅是为了壮大天庭,同时也是各方势力在天庭那边插眼,顺便捞一波功德。

    诸天万界里面,最好捞功德的地方是在哪里?

    天庭!

    最具有正义感的地方是在哪里?

    天庭!

    拥有最多美娇娘的地方是在哪里……

    咳,言归正传。

    仙帝路开启,天道必然也会洒落大量功德,首当其冲的便是天庭,毕竟这是维持天道秩序的地方。

    过去那边当仙官神将,不仅能抱得仙女归,还能享受国企带来的诸多功德福利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次的封神之战,不少势力都会进行筹谋,除了功德以外,也是为未来而做准备。

    就连仙帝都会忍不住插只手进来!

    封神之战,各路妖魔鬼怪都会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除了封神之战以外,还有一件事情值得顾长天去注意的。

    那就是人皇和斗帝谋划的复苏古帝一事!

    据顾长天了解,这次的封神之战,也是古帝复苏的最好时机。

    利用这大争之世,最多千年,古帝们就能够重修回来,并且重新执掌以前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溟海仙珠、轮回棺、菩提树……”

    顾长天在纸上写下这些字眼,淡笑道:“菩提树乃佛界至宝,当然,功德金莲才是最好的选择,但他们都很清楚,从我手上夺取功德金莲的几率为零,索性就用菩提树代替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至宝,都是霸皇进入轮回深渊所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没有这些东西,霸皇绝对会死在那里面。

    棋圣现在已经暴露了,所以也就没有隐藏的必要。

    他优哉游哉的坐在红尘轩里喝茶,笑着说道:“菩提树的那些功德并不够……功德金莲拿不到,但功德玉镯还是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顾长天愣了一下,随后道:“始帝的功德玉镯?”

    棋圣微微点头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当年始帝开辟了第一条大道,收获大量功德。

    恰好始帝爱美,将功德打造成了一个玉镯,用来趋吉避凶。

    “若想在轮回深渊长存的话,还要有岁月镜的力量才行。”

    涂山伊人补充道:“岁月镜本身也是始帝之物,但她当年在太古年间的那场大战里面,不小心将岁月镜遗留在了时间长河之中。

    如今岁月镜若不是在时间长河里面,便是在邪帝手中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邪帝也在时间长河待了非常久。

    听了这句话,顾长天稍稍眯起双眼,始帝执掌时间、空间的法则,那么她在时间长河里面是不受任何阻碍的,她是否早就知道,邪帝躲藏在了时间长河里面?

    若是知道,始帝为何又不提醒自己?

    还是说……

    这里面还有不为人知的事情?

    看来,始帝还有很多秘密没告诉自己,并且还做着一些打算。

    顾长天心里暗暗想着,看向巍魔皇和海皇,吩咐道: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说出口,顾长天猛然惊醒,海皇是始帝的人!

    海皇正在喝着蜂蜜水,听到顾长天说话,立刻捧着杯子站了起来,好奇道:“大哥,可是有吩咐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了笑,随后传音通知巍魔皇,吩咐道:“出去留意一下岁月镜的消息,我怀疑这岁月镜在琅琊山庄手中。

    邪帝那边我会亲自去问一问,若是有消息了,立刻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闻言,巍魔皇回复道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大概半个时辰之后,巍魔皇才选择离开,这是为了避免让海皇起疑。

    然而,当巍魔皇正准备离开的时候,门口却是站着一位身穿黑衣的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面若冠玉,丰神俊朗,一双眼眸格外邪异,令人容易沉沦在那里面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巍魔皇抬头一看,见到这位男子的时候,神色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邪帝笑着说道:“无需去找了,岁月镜确实在吾手中。”

    巍魔皇看向顾长天,似在询问还要不要出去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顾长天摆摆手,说道:“纯纯也快要散学了,你去把她接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巍魔皇微微点头,同时多留意几眼邪帝,这位笑里藏刀的邪帝,让他感觉十分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这人谁啊,我好讨厌他啊,喵呜……”

    小橘抬头看了一眼邪帝,忍不住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说完,小橘又有些害怕,便跑到顾长天身边寻求安慰。

    顾长天却有些诧异,小橘跟着小怪兽混多了,慢慢就养成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被他断粮的性格,怎么会害怕邪帝?

    毕竟他现在有的是办法对付邪帝,小橘心里应该也十分清楚才是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顾长天轻轻揉了揉小橘的脑袋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喵呜,只是觉得他好讨厌。”

    小橘窝在顾长天怀里,目光紧张的看着邪帝,黑曜石般的眼睛里流露出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邪帝也有些意外,他可以说是第一次见这只大肥猫,怎么自己给对方留下的第一印象这么不好?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邪帝走了进来,笑道。

    “喵呜。”

    小橘并不想跟邪帝搭话,脑袋一转,埋在了顾长天的臂弯里面。

    顾长天轻轻摇头,小橘的本体虽然是赤云虎,但这些年以来,没少浸泡在诸多法则至理之中,本体早已发生了一定的变异。

    加上小酥没少渡混沌和本源给小橘,这只肥猫已经不是普通的宠物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道尊,都不一定能伤得了小橘。

    而且这肥猫身怀诸多至宝,就算是遇到了帝尊,用这些至宝也能轻而易举的逃脱。

    所以,小橘没来由的讨厌,肯定有着某种原因在这里面。

    “看来道友并不是很受欢迎。”顾长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邪帝笑道:“吾过去那边,他们把吾孤立了出来,没地方去,便只能来这里讨杯热茶。

    听说道友的沏茶之术独一无二,冲泡出来的茶蕴含无上妙理,这次正好可以尝尝,看看是否当真如此玄妙。”

    邪帝并没把一只猫的不喜放在心上,对他而言,天下之大,也就只有顾长天才算是他现在最大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倒了一杯茶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邪帝微微点头,先闻后品,轻叹一声:“果然是好茶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道:“人屠如今败尽各界年轻至尊,哪怕是魔族的年轻至尊,都败在了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这次他去苍生神朝进行挑战,道友也是为了给他护道,方才来一趟我这里的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瞒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邪帝大方承认,笑道:“吾如今不可出手,人屠前往苍生神朝挑战,若无人护道,恐会死在帝尊手下,所以吾这次过来,是想请道友帮这个小忙。”

    “用岁月镜来换。”顾长天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岁月镜在人屠手中。”邪帝回答道。

    顾长天眯起双眼,抬头看着邪帝那双邪异的眼眸,摇头失笑道:“那便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情。”邪帝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答应下来,看向海皇,说道:“去一趟苍生神朝,若人屠胜了,把他的岁月镜取回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邪帝的一个人情,这个忙还是能帮的。

    所以顾长天也没有过多犹豫。

    “人皇要是出手怎么办?”

    海皇一脸为难道:“大哥,你也知道的,现在人皇和斗帝他们肯定铁了心要取岁月镜,哪怕让人屠获胜,他们也会将人屠的岁月镜留在那边,我不一定能够拿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尽你所能吧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道:“拿不到也无所谓,最重要的就是别让他们那么轻易拿到。”

    海皇嘴角微微抽搐,就算他拼了这条命,也挡不住那么多帝尊的围攻啊。

    毕竟这件事情还有魔帝参与在里面,他可不想再被戮神枪给捅了。

    可顾长天吩咐下来,海皇只好点头,义正辞严道:“大哥放心,我一定拼尽全力把岁月镜给你夺回来!”

    看着海皇离去,邪帝不禁感慨道:“这么多年不见这小子,倒也圆滑了许多……当然,还是那么愚蠢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了笑,摆出一个棋盘,问道:“如今百道域已经一统,疆土尽数落入大夏神朝的囊中,接下来便是万象地域之战,道友可准备落子了?”

    “千军万马,待君到来。”邪帝捏起一颗棋子,缓缓落下。

    顾长天正准备落子,棋圣却眼疾手快的先落下来,笑眯眯道:“让老夫来陪他玩玩,以前一直想跟他来一局,今日正好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也让了位置,下了这么多年棋,正好这次做个旁观者,看看邪帝怎么去打苍生神朝这场仗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余纯纯骑在熊帝的肩膀上,耀武扬威的回到了红尘轩里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当小怪兽看见邪帝的时候,浅浅的眉头立刻倒竖起来,包子脸上满是生气之色,敲着熊帝的大脑袋,喊道:“大黑熊,去打他!”

    余纯纯指着邪帝,让熊帝上去把邪帝给揍一顿。

    熊帝一脸呆滞,它现在哪打得过邪帝啊?

    就算打得过,它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结怨这么一个狠人啊!

    “快打他,给我狠狠打他!”余纯纯抓着熊帝的两只耳朵,好像很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邪帝一脸诧异的看向余纯纯,仔细看了一眼对方,却又很疑惑。

   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一只猫讨厌他,现在一个小女孩见到他,都要打他了?

    顾长天注意到这一幕,微微皱眉,说道:“休要胡闹,还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余纯纯嘟起小嘴,从熊帝肩膀上跳了起来,屁颠屁颠地跑到顾长天身边,抱着顾长天大腿说道:“长天哥哥,我们不要让他坐在这里好不好,纯纯不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却比较疑惑,问道:“为什么?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呀!”

    余纯纯说了这句话,又看了一眼邪帝,双手叉腰,气呼呼道:“反正我就是讨厌他!”

    “喵呜喵呜!”

    小橘连忙附和,我也是我也是!

    涂山伊人也十分意外,余纯纯绝对不会讨厌任何一个人,反而,这小怪兽更喜欢和人在一起玩闹。

    怎么今天邪帝过来,却屡屡遭到厌弃?

    邪帝心里也挺纳闷的,他过去帝域那边,被那边的仙帝孤立,无奈之下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到了顾长天这里,竟然也被人嫌弃了。

    连猫都在瞪着他!

    然而,不管怎么说邪帝都是客人,顾长天瞪了一眼这一人一猫之后,这俩小家伙也老实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余纯纯凑到涂山伊人身边,偷偷低声说着:“伊人姐姐,回头你帮我打他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涂山伊人哭笑不得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啊!”余纯纯理直气壮道:“我就是想打他!”

    涂山伊人叹口气,不是她不帮忙,是她也打不过邪帝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各拿一本书过去风雨亭坐着。”顾长天看了一眼余纯纯和小橘,说道。

    余纯纯像个小大人般叹口气,只好乖乖去拿一本书,跑进了院子里面。

    在过去风雨亭的路上,余纯纯和小橘似乎在商量着,之后该怎么去打一顿邪帝。

    顾长天他们自然也是听到了,毕竟大家都是帝尊,小怪兽哪怕说的再小声,也瞒不过他们的双耳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不是很讨喜啊。”棋圣笑眯眯的看着邪帝。

    邪帝无奈的摇摇头,说道:“无妨,慢慢习惯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你若是想在红尘轩待着,自己小心点吧。”顾长天提醒了一句,但也没打算阻止余纯纯和小橘做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随后,顾长天又补充了一句:“千万别伤了他们,不然我将你逐出人间。”

    余纯纯和小橘再怎么闹,那也是他的人,他可以罚,但绝对不可能让别人伤害到他们。

    “吾还不至于跟他们置气。”

    邪帝更无语了。

    他像是那种欺负小孩的人吗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苍生神朝。

    人屠这支三人小队,如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人屠已经是三阶至尊,距离巅峰至尊只有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风牙、雪君更是突破到了二阶至尊,紧跟着人屠的步伐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他们横扫各界年轻至尊,所向披靡,已经在这天底下打出了显赫名声。

    “蜂巢一战,琅琊山庄溃败,庄主等人更是陨落,如今只剩下我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人屠眸中闪烁着浓烈的战意,还有淡淡的杀意,声音低沉,说道:“不管如何,我都要继续完成琅琊山庄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雪君寒声道:“苍生神朝过后,便是剑胎圣体的末日!”

    蜂巢一战,几乎是琅琊山庄的末日。

    哪怕有帝尊苟延残喘,但也不敢轻易出来。

    如今……

    也只有他们这支小队,敢横扫各界年轻至尊,彰显琅琊山庄之名。

    “这条路,可不好走。”

    风牙看着前方千军万马,气势滔天,恐怖的士气犹如汪洋大海般席卷而来,像是要把他们淹没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也要走!”

    人屠义无反顾的朝前方走去,冷声道:“世道不公,我便杀出一片朗朗乾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