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5章 第一个对仙帝下黑手的人【求月票】

    时间长河、修炼体系的事情,顾长天并不是那么上心。

    改变一个修炼体系那是多艰难的事情?

    就相当于是让人接受一个新事物,没人知道这个新事物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甚至,一些强者也不愿意重修,习惯了高高在上看人,谁又愿意跟当年的弱者一起重修呢?

    这里面不单单是要解决时间长河的弊端,还有每个生灵的是否接受新事物,倘若不愿意接受,那将会是又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如果处理不好,顾长天分分钟都会被别人扎小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顾长天没去想其他事情,气机爆发,身上神霞四射!

    原本蛰伏休眠的九条神龙纷纷苏醒,吞云吐霞,它们仿佛被注入了岁月的力量,搅动着时间长河里的风云。

    九条神龙从蜂巢里钻了出来,浩荡气息至强绝伦,将琅琊帝团团围住,令得琅琊帝无法再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顾长天也从蜂巢里走了出来,眼眸深邃犹如星空,仪表堂堂,气质非凡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一掌落下!

    掌中具有乾坤法则,骤然间把蜂巢从黑幡中抽取出来,纳入掌中乾坤。

    琅琊帝震怒,他想要出手,却发现身体已经被牢牢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顾长天大手按了下来,落在琅琊帝的天灵盖上,眸中闪烁着淡淡的锋芒,恐怖至极的镇压之力汹涌而下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”

    琅琊帝三身齐颤,毫无还手之力,难以置信的看着顾长天。

    在这时间长河里面,顾长天怎么还有如此强大的战力?

    这里……

    可是时间长河啊!

    到处都是岁月,到处都是法则,难道顾长天不用抵挡这些力量吗?

    “时间长河里,没有天机,只有历史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看着琅琊帝,淡淡道:“如今你已经没有价值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一声金属颤音响起,顾长天手握法则剑,绽放出一道可怕剑意,遥指琅琊帝。

    时间长河没有发生任何动荡。

    因为,帝尊之力还影响不了历史的进程。

    但琅琊帝却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可怕的剑意,浑身寒毛倒竖,神魂颤栗,眸中除了恐惧还是恐惧!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顾长天出剑,爆射出海浪般的剑芒,乾坤动荡,直击琅琊帝的头颅!

    “大人,救我!”

    琅琊帝大吼,眸中满是浓浓的求生欲望。

    剑光浩荡,顾长天斩出惊天一剑!

    一剑落下,琅琊帝避无可避,肉身直接被斩成两半。

    当他想要借机逃离的时候,顾长天又杀了上来,刺目的剑芒贯穿时间长河,泯灭了琅琊帝的生机,斩碎了对方肉身!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琅琊帝惊恐无比,他脸上满是不解之色,根本不知道为什么那位大人不愿意出手救自己。

    自己帮那位大人做了无数的事情!

    如今虽然没有把蜂巢直接带回来,但也将蜂巢带入道时间长河里面了。

    以那位大人的实力,难道还无法从顾长天这尊伪仙帝手上夺走蜂巢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琅琊帝的肉身和神魂齐齐崩碎,大道更是爆发出一声轰鸣,化作烟花在时间长河中炸开!

    时间长河被搅动,诸多在寻找过去未来的修士遭遇到了冲击,每个人都惊慌失措,如同感应末日降临一般。

    顾长天随手一挥,稳住了时间长河,让这里恢复安宁。

    琅琊帝陨落,顾长天也顺手把对方的本源给夺取过来。

    在这时间长河里,因为岁月和法则的力量,琅琊帝这种吸收他人本源的帝尊,根本爆发不出多少力量。

    顾长天矗立在时间长河之中,仙霞四射,神威盖世,深邃的眼眸看向时间长河各处,淡笑道:“阁下难道一直这样躲躲藏藏不成?

    如今琅琊山庄灭亡在即,诸多仙帝势力又虎视眈眈,如今大家都知道你藏在时间长河里面,你还能如何屏蔽天机?”

    顾长天也不着急等对方回应,一脸笑容。

    “鸿蒙的人?”

    时间长河深处,传来一道沧桑,且带有一丝蛊惑力量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,棋圣便是立刻知道对方是谁了。

    当跟对方有关的东西出现时,那一层层记忆都会汹涌而出,以往抹去的岁月痕迹,都会慢慢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邪帝……”

    棋圣的声音在顾长天心里响起,说道:“我想起来了,他是邪帝,是第一个对仙帝下黑手的人!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还坑杀仙帝,聚集了非常之多的仙帝本源!

    还有!

    吞天大帝!

    是他斩杀了吞天大帝!”

    棋圣的声音无比激动,他想起了这个令人震撼无比的信息。

    以往大家都对吞天大帝的死因非常疑惑,甚至感到不解。

    如此强大的存在,怎么可能死在混沌初劫之中?

    现在,棋圣终于想起来了!

    在亘古年间,还有一位狠人!

    那便是邪帝!

    棋圣沉声道:“你应该也知道,以往的仙帝彼此之间并没有那么多算计,非常友好,有什么疑惑和不解,对方都能够解答。

    可这段友好的时间,只存在于没人陨落之前……

    在邪帝出手斩杀第一位仙帝之后,消息在洪荒中传开,每一位仙帝都开始忌惮邪帝,甚至与吞天大帝联手,开始算计诸事。

    直至混沌初劫降临之前,吞天大帝却是意外被邪帝斩杀,吞天派系的仙帝惊慌失措,逃的逃,死的死……”

    忆起往事,棋圣满是沧桑和感慨,说道:“人人都知道吞天大帝无比强大,却忘了邪帝同样强大……或许还有媲美于邪帝的存在,只是天机被屏蔽,想不起来罢了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一位邪帝,是杀不了吞天大帝的,这其中,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顾长天眯起双眼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那个被消音屏蔽掉的名字,再次现世了。

    顾长天也很清楚,那是因为对方已经开口说话,甚至让人想起了他是谁,一切被屏蔽的天机都被解除了。

    “你并不认识吾,吾也不认识你,能够解除天机的,应该是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邪帝缓缓出现在顾长天面前,一双邪异的眼眸流转着流光,淡淡道:“你体内,或者说那只猫的体内,应该住着一位认识吾的老友,对吧?”

    邪帝身穿古老白袍,散发着沧海桑田的气息,岁月不加身,垂落的黑发之下,有着一双让人心颤的邪异眼眸,仿佛能够轻而易举让人沦陷其中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点了点头,他并没有隐藏这件事情,说道:“顾长天。”

    “邪。”

    邪帝也自我介绍一番,轻声道:“吾知道你,也一直在观察你,数千年来所诞生的人杰之中,唯有你才是最大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承蒙道友厚爱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道:“可惜,我对男人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邪帝眯起那双邪异的眼眸,说道:“吾只是更好奇,你究竟是如何来诸天万界的,又是如何在这诸天万界中,修炼至天道之下的极限!”

    “天机,不可泄露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来了句经典的谜语,笑呵呵道:“我同样也好奇,你为何要在亘古年间出手斩杀仙帝,听说吞天大帝还死在了你的手里,能否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邪帝沉默了下来,一直盯着顾长天,对方并不是一个轻易能够蛊惑之人。

    顾长天面带笑容,在邪帝问出自己怎么来到这个世界,又是怎么修炼到如今这个地步时,邪帝就开始施展了蛊惑之术。

    很可惜,这样的力量对顾长天根本不起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对貌若天仙的女人他都不感兴趣,还能有什么东西能够蛊惑他的?

    邪帝淡淡道:“难道鸿蒙没有找上你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敢来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道:“虽然我是现在才知道鸿蒙,但纵观我布局以来,鸿蒙的人若想来拉拢我,必然得威逼利诱。

    只可惜,我杀了那么多帝尊,把他们震慑到了,更让万界时代出现那么多的混沌之地,他们还来找我做什么?

    他们只需要继续布局下去,让更多帝尊来找我麻烦,爆发帝战,将一个个地方打成混沌,那么他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。

    如今,他们不惹我,便是最好的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鸿蒙的人根本不需要来找他,只要帝战持续爆发下去,天道本源难以支撑,混沌之地就会出现。

    他们只要不跟顾长天交恶,那么未来天地重归混沌,就不会跟顾长天有什么利益冲突的地方。

    邪帝听了顾长天这番话,倒也觉得有几分道理,微微点头,说道:“确实如此,但鸿蒙之人喜怒无常,团队合作极为统一,当年斩杀吞天大帝,也有他们的一份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他们的事了,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了笑,说道:“琅琊山庄覆灭在即,你可还有没有其他棋子?若是有的话,一并说出来吧,我都给你收拾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邪帝淡淡道:“如今吾已经暴露,要去与那些老友聚聚了,七千年后仙帝路开启,吾会与你较量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挺期待的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直视着邪帝那双眼眸,说道:“刚刚天道小老弟给我传了信息过来,让我杀了你,还说你是忘恩负义之徒,看来当年你做了不少自私自利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“天道么……”

    邪帝微微一笑,说道:“确实很久没与它聊聊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邪帝看着顾长天,笑道:“能否让那位老友出来与吾见一面?”

    “他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摇头失笑,说道:“或许他觉得你长的丑,亦或许是不想过早暴露,毕竟屏蔽天机,抹去岁月痕迹这种事情,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做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邪帝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轻声道:“有没有兴趣联手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看着邪帝,说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吾可以放弃蜂巢,因为蜂巢只是吾用来跟天道对话的筹码罢了,但另外一位仙帝不会这么轻易放弃,他会进来时间长河找吾。”

    邪帝掐指推算,声音平缓,说道:“你的目的是仙帝本源,而吾需要借着他的皮来躲过天机,离开时间长河。”

    闻言,顾长天笑了,这么好的买卖他当然要做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邪帝谋的只是这么一点?

    顾长天故作沉吟,指尖轻轻摩挲。

    棋圣回答道:“他现在确实需要离开时间长河了,琅琊山庄溃败,他的棋子已经被吃了,自然是要去谋划下一局。

    还有,如今不少仙帝都盯着你手上的这个蜂巢,若不斩仙帝震慑旁人,你迟早也会有麻烦,甚至还摆脱不了蜂巢一事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微微颔首,朝着邪帝笑了笑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“看来那位老友也是个下棋的好手。”邪帝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棋圣心头颤动!

    他暴露了!

    邪帝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,邪帝怎么知道是他?

    “这并不难猜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叹道:“我和文州关系莫逆,又帮文圣一个大忙,如果文州还有仙帝存活的话,那也就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棋圣冷哼一声,心里有些不爽,他又不傻,一下子就能想起来,刚刚明明是顾长天在给邪帝提示!

    而且,这家伙也有暴露自己的意思,利用他来震慑其他仙帝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蜂巢的事情才能够摆脱干净。

    这顾长天……

    其实早就算计好了。

    棋圣心里气得不行,刚刚顾长天面露异色,质疑邪帝的合作时,就是在模仿自己思考时的模样!

    邪帝一看这个表情,再加顾长天轻轻摩挲手指捏棋子的举动,便能想到文州的有哪些仙帝了。

    当然,邪帝也没有说出来,所以并没有解除掉棋圣的天机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顾长天这么做,只是为了解决蜂巢一事,以免让其他仙帝还觊觎着蜂巢,到时候蜂后又要跑过来找他处理。

    这样的麻烦,还是一次性解决比较好。

    所以,顾长天便把棋圣给卖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长河再次爆发震动,乾坤变化,邪帝那沧桑的眼眸也露出了一丝锋芒。

    邪帝笑道:“你我皆需要立威,那位老友也无需再藏着了,道友只需要稳住时间长河,仙帝交给吾等即可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邪帝踏上时间长河,流光溢彩,神霞四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