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5章 给琅琊山庄设局【求月票】

    “先生也真是的,既然有事情要我去办,直接吩咐便是,何须绕那么多的弯子。”

    涂山伊人笑吟吟的看着顾长天,脸上已经没有先前的担忧之色了。

    从先前的一系列试探上,涂山伊人心里大概也明白……

    顾长天或许早就料到她会过来红尘轩了,所以早早给了她一个下马威,稍微镇住她想要占据主导权的意思。

    以至于,方便顾长天接下来对局势进行落子。

    涂山伊人内心不由感慨,顾长天还是顾长天,这位坐落在书斋里,看似平凡的俊美男子,实则在掌控着天下,布局深远,运筹帷幄。

    哪怕是再强大的帝尊,再聪明的智者,曾经都败在了顾长天手里。

    听了涂山伊人的话语,顾长天并没有任何表示,而是认真仔细的修订着手上书籍。

    书斋里,顿时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小酥已经无聊到打起瞌睡了。

    涂山伊人也没出声打扰,纤细的胳膊撑着她那绝美娇媚的容颜,媚意天成的双眸连眼皮都不曾眨一下,大大方方的看着顾长天那认真帅气模样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……

    涂山伊人甚至觉得,时间若是暂停在此刻,或许会非常美好。

    修订完书籍后,顾长天站了起来,缓步走到书架前,将书籍塞进里面。

    一股淡淡的无穷妙理席卷而出,像是春天里的清风拂过,令得沉浸在顾长天“颜值海洋”里的涂山伊人稍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顾长天坐在茶桌旁边,开始沏茶,馥郁的茶香味弥漫在书斋里面,令得这里更显古色古香,春意盎然。

    随后,顾长天轻声道:“去给我铺一张宣纸,研磨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家遵命。”

    涂山伊人应了一声,起身微微行礼,身姿优雅中带着一丝高贵。

    她仿佛可以在妩媚和优雅这两种气质中来回切换,让人难以看出哪种气质才是她的本性。

    铺好宣纸,研好墨水,上面还残留着佳人的芳香。

    涂山伊人正准备出声提醒顾长天,转头看去,却见到认真沏茶的顾长天,仿佛见到一位绝世高人,正在游戏人间……让她再次愣神。

    众生仿佛像那清澈的泉水一般,经过顾长天的冲泡之后,尽显百态。

    涂山伊人心中暗暗一凛,她早就听说过,顾长天此人非常奇特,甚至连帝尊都会受其影响,心机和手段都诡谲神秘。

    如今一见,果真如此!

    “看出些什么来了?”顾长天的声音响起,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,涂山伊人回过神来,嫣然笑道:“看出先生气宇轩昂,神武非凡,伊人若是能做先生的侍女,实乃三生修来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那么想侍奉我?”顾长天略显纳闷的看向这位白衣佳人。

    怎么谁都想一炮冲天啊?

    把我当什么了?

    晋级的工具人吗?

    顾长天微微摇头,他只觉得修仙界里的女帝尊脑子都有问题,双修就能无敌的话,那还拼死拼活的干嘛?

    集体专行算了!

    “先生镇压诸天万界,威慑众位帝尊,文武超群,气宇非凡,试问哪位女子不倾心呢?”

    涂山伊人嫣然笑道道:“再说了,青丘涂山氏本就是依附强者而生存的种族,如今轮到我当族长,若不依附一位强者,恐怕也难以在这大争之世里保住狐族。

    所以啊,奴家这次过来拜访先生,不仅是为了化解先生与涂山氏的恩怨,同时也想依附先生,希望先生能看在奴家几分薄面上,庇护狐族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了笑,他可没把涂山伊人这句话当做一回事。

    以一位狐族族长的能耐,绝对不可能依附强者而生,若是如此的话,狐族早在太古年间就被灭掉了。

    岂会像今日这般,依然屹立在诸天万界的顶峰?

    涂山伊人表面看上去柔弱,楚楚动人,实际上手腕高超,人脉关系极广,又懂周旋,她不争不抢,但谁也别想欺压狐族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顾长天心里一笑,这次狐族谋划的太深了,连剑胎圣体都敢动,他若不做点什么,狐族恐怕还想趁机摸鱼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涂山伊人才连忙出面解决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从这方面就能看出,涂山伊人能分的清事情利弊,更知道哪些事情能做,哪些事情不能做。

    顾长天端着两盏茶走来,一盏放在涂山伊人面前。

    顾长天看着宣纸,似在想着该画些什么……

    茶香溢出,蒸汽袅袅,涂山伊人眨了眨眼,看向顾长天手中那盏茶,浅笑道:“不如我喝先生手里这盏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刚品过手中的茶,听了此话,淡淡道:“我还不屑于用这等下三滥手段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?

    难不成以为他会在这茶里下毒?

    涂山伊人正要继续说些什么,却见到顾长天正在凝视着自己,一脸笑而不语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涂山伊人抿了抿嘴唇,识趣的没再瞎闹,袒露心扉道:“方才奴家所言并不假,大争之世来临,万族博弈,道统相争,青丘狐族自然也要站队,这是生存抉择。

    相比于人皇、斗帝,奴家更倾心于先生多一点。

    纵观先生横空出世以来,便镇压当代,连天帝、魔帝都俯首,奴家选择先生,心中无悔。”

    闻言,顾长天抬头,笑问道:“在你心里,真就觉得我会笑到最后?七千年后,仙帝路开,仙帝出世,我的无敌神话在仙帝面前宛若云烟,我不见得能斗得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这就是狐狸精的第六感?”

    涂山伊人眨眨眼,笑着回答道:“奴家倒是觉得,仙帝也并非是先生的对手,所以投资先生,是最为保险的。

    即便先生赢不了,但也能全身而退,这是先生的手腕能力。

    恕奴家直言,先生身上有着他人没有的人格魅力,一旦这种魅力释放出来,哪怕我这只精通魅惑的狐狸精,都情不自禁被先生迷住。”

    说白了,你就是馋我身子……

    顾长天抬手示意,让对方喝茶。

    涂山伊人看顾长天不相信自己,叹道:“哪怕先生最后输了,奴家也心甘情愿把整个狐族搭进去,这便是奴家的诚意了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道:“我并没有说不答应你,无需慌张。”

    得到这句承诺之后,涂山伊人心里这才稍稍安定了许多,睫毛颤颤,轻品茶水。

    品出茶里的苦涩,涂山伊人嘀咕道:“我还是比较喜欢喝甜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不是很喜欢喝茶,甚至连酒都很少碰。

    顾长天食指轻点茶盏,像是在思考,同时问道:“听说你与蜂后的关系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闻言,涂山伊人微微点头,回答道:“我们算是盟友,相互之间有利益往来,所以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蜂后说一声,我需要五十斤蜂蜜。”顾长天头也不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涂山伊人听了这话,倒是有些为难起来,说道:“若是普通蜂蜜还好,蜂后给出万斤都不是问题,可先生要的蜂蜜……恐怕是帝蜜浆了。”

    只有帝蜜浆,才能让至尊、准帝、帝尊都为之疯狂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五十斤蜂蜜,一件混沌至宝,并且接下来我还能送她一半伪仙帝本源。”

    想要去蜂巢取得帝蜜浆,绝对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顾长天若是亲自去取,一场大战避免不了,甚至还会坏了如今形势。

    所以,顾长天一开始就料算到,涂山伊人会在今天过来,便让巍魔皇和熊帝提前去一趟蜂巢。

    听了顾长天这个条件,涂山伊人思考片刻后,取出一件至宝,开始渡进神识。

    顾长天也不着急,这件事情还得蜂后答应才行。

    随后,涂山伊人说道:“她说,一件混沌至宝,一尊伪仙帝的本源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道:“那就百斤蜂蜜。”

    一道虚影缓缓从至宝中升起,是一位充满威严的女子,神态冷漠,眼神锐利。

    “顾长天,你这样根本没有做交易的诚意。”蜂后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现在就命人回来,过段时间琅琊山庄之人去了你蜂巢,你可别找我帮忙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着说道:“琅琊山庄这次可以说是损失重大,琉璃、玲珑两位帝尊都被我重伤,除了天灵鱼以外,帝蜜浆就是恢复伤势的最好宝物。

    你可以仔细想想,如今我还能心平气和的跟你交易,若琅琊山庄的豺狼虎豹降临蜂巢,他们要帝蜜浆,你若不给,后果会是如何,你应该心知肚明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顾长天继续道:“别说我没提醒你,琅琊帝实力强大,为人极其护短,实力虽在我之下,但在诸多帝尊之上,比天帝、斗帝还要强。

    他若亲自去,凭你蜂巢根本抵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闻言,蜂后心头一沉,眼神愈发凌厉,寒声道:“你只是在唬我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谈话就此结束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也很直接,笑道:“放心,我不会对你蜂巢出手,在他得手之后,我再出手,结果还是一样的,没准还能够得到更多的帝蜜浆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脸上没有半点着急和担忧之色,一如既往的气定神闲站在那里,从容自在。

    涂山伊人看着顾长天,心头却很沉重。

    跟她所想的一样……

    从她踏入红尘轩的那一刻起,顾长天就已经在布局了,甚至还将话题不停引到蜂巢那边。

    如今,顾长天完全占据了主导权。

    蜂后也很明白,顾长天找她,说是为了帝蜜浆,但其实是为了布局杀琅琊山庄的帝尊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琅琊山庄的帝尊要对蜂巢动手,这里面还需要蜂后配合才行。

    就算蜂后不配合,顾长天顶多就是耗费一些力气,结局还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此人心思缜密,手段也太过可怕了……

    蜂后深深看了一眼顾长天,说道:“好,就如你之前所给的条件一样,我会让你的人把帝蜜浆带走,事后若真如你所言,你便将混沌至宝和一半伪仙帝本源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要六十斤帝蜜浆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淡笑道。

    蜂后冷声喝道:“顾长天,你别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“若再犹豫,便真是一百斤了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幽幽道:“先前我给过你机会,只是你比我更贪,这次是你蜂巢大祸临头,并非是我。

    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跟琅琊山庄合作,到时候我更有理由进行清扫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也让蜂后彻底看到顾长天的决心。

    琅琊山庄的帝尊,他必杀!

    先前那场帝战,只是热热身罢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帝战……

    才是真正的清剿行动!

    蜂后还在犹豫,涂山伊人站在顾长天身边,笑吟吟道:“先生,此战奴家也出一份力,能否给奴家一半的伪仙帝本源?”

    顾长天深深看了一眼涂山伊人,随后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蜂后也知道,涂山伊人这么做,是为了给她争取另一半的伪仙帝本源。

    “小巍他们去取帝蜜浆,你也别直接给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淡淡道:“制造一场混乱的战斗,我会让小巍带人去偷,然后你们再进行追杀,切记勿要伤及要害,做做表面功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蜂后也明白顾长天的意思,这是打算引琅琊山庄上钩,让他们以为帝蜜浆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蜂后说道:“若是没有伤亡的话,他们恐怕不会那么容易上当,琅琊帝并不蠢,他身边的人也不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让熊帝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道:“我的人你最好一个都别伤,熊帝那边应该也不会出手,只会拼命逃亡,你就让你的蜂群去蜇熊帝,它皮糙肉厚的,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闻言,蜂后冷笑道:“顾长天还是顾长天,布局起来,连蠢货都不放过。”

    对于熊帝,蜂后自然是最了解不过了。

    这头憨货一直都惦记着她的帝蜜浆,从古至今,都不知道被蜇了多少次,一直不长记性。

    “刚好送上门罢了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了笑,说道:“同时也给蜂后出了一口恶气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蜂后冷哼一声,说道:“那便这样,若还有什么需要合作的地方,早点通知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微微一笑,拿起毛笔,似乎想到该画什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