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8章 棋局:百道域(三)

    现在,斗帝百分百相信,当顾长天从本源里面出来之后,万界的安宁便宣告结束了。

    当年文圣前往人间拜访顾长天,表面上是为了拖延顾长天,实际上是在暗中合作。

    文圣已经最好了一切打算,甚至料想到文道会因量劫而衰弱,诸多文人也会因此作出牺牲。

    可最后,文圣依然还是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复苏儒圣,是文圣在太古年间就留有的遗憾和执念。

    在文圣心里,只要儒圣复苏,才能让文道修士有一个明确的未来,同时改变这诸天的形势。

    “为了复苏儒圣,文圣从太古年间便开始准备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斗帝轻叹,虽然有些感慨,但对文圣这般做法,还是充满了佩服。

    这个为了打造自己心目中理想世界的人,哪怕搭上性命,也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。

    这横穿太古的布局,令得诸多帝尊心生敬意。

    也有一丝忌惮……

    毕竟,现在颜子儒有很大可能是儒圣转世,他们必须慎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一脸云淡风轻,笑呵呵道:“颜子儒还是颜子儒,只不过他具有儒圣的思想,见到儒圣所能见之事,但他并非是儒圣。

    真正的儒圣,早在太古年间便陨落了。

    连天道都无法助其轮回转世,即便我再神通广大,也无法完成文圣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的他,又是谁?”人皇看着颜子儒,眸中依然具有一丝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儒圣……

    无人不畏!

    这是真正具有大智慧之人!

    也是这么一个人,让大家都懂得了何为仁义礼智信,何为道德以及个人修养。

    没人去质疑,如果儒圣今天还在,诸天万界的形势,必然会被改写!

    所以,颜子儒的身份,是大家都十分重视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颜子儒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不急不缓道:“文圣只是给了我儒圣的一滴心血,以及一缕残念,将其融化为道痕,无法嫁接,只能参悟。

    我把这些东西都留在了五经之中,能够读懂五经内容,并且个人修养没问题的话,便是我所选中的儒道继承者。”

    话落,顾长天大手一挥。

    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、《礼记》、《乐经》、《易经》纷纷浮现。

    这一刻,煌煌才气铺天盖地,清光漫天,犹如形成了一个黄金盛世,象征着百家争鸣的时代来临,任何人都可登顶绝巅!

    颜子儒一直都在抬头看着天空,他那双眼睛依旧格外清澈干净,仿佛能够看穿世间一切虚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才明白,为何自己的脑海里不停闪过诸多画面。

    原来……

    那些都是儒圣的记忆碎片。

    回想起当时进入红尘轩的时候,颜子儒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感慨。

    从那一刻开始,先生的考验便降临在他身上了。

    他也很庆幸,自己一直勿忘初心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有一事请教。”颜子儒朝着天上的顾长天行弟子礼,恭恭敬敬道。

    顾长天仿佛知道他要问什么,笑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,该如何开道,需你自己领悟,而非我继续指引你前行。”

    颜子儒沉思片刻,再次躬身行礼:“弟子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孺子可教也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脸上笑容浓郁,眼里满是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真正在这个世界开辟儒道的人,也是他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书圣双眸一直在盯着颜子儒,同时防范帝尊们的暗中手段,内心紧张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颜子儒虽然不是儒圣,但他其实跟儒圣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他有儒圣的见识,也有儒圣的思想与智慧,只要颜子儒能够成仙得道……文道大兴!

    “先生,此五经都是你所编著?”人皇看着悬浮在虚空中的五经,眼里充满好学之意。

    顾长天干咳一声,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顾长天环顾四周,发现始帝并不在附近,这才稍稍放心许多。

    “可否一观?”人皇认真的看着顾长天。

    他很好奇,让颜子儒突飞猛进,又有新领悟的书籍,究竟有着何等玄妙至理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有兴趣的诸位,皆可一观。”顾长天笑道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声玄音响彻,空间裂缝被硬生生撕开。

    道君坐在一个宝座上缓缓而来,目光盯着那五经,快速一览。

    然而,前面四部书籍道君都不怎么感兴趣,唯独对《易经》充满了浓厚的兴致!

    那是阐述天地世间,万象变化的古经!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,休要挡贫道看书!”

    道君见一些不开眼的帝尊凑过来,拂尘一挥,一股澎湃的伟力席卷而开,将这些帝尊都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道君平时还算是比较和蔼的一个老头,但此刻显然是人设崩塌,目光一直都放在《易经》上面。

    被震飞出去的帝尊们也只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这是道君,老谋深算的代名词,没什么深仇大恨的话,还是少去招惹为好。

    “天人合一……”

    道君感慨连连:“原来在长天道友眼里,人与自然乃互相感应的整体……妙啊,妙啊,当真妙哉!”

    除了这些以外,道君还看到涵盖诸多领域的思想,无穷妙理自大脑深处如洪水决堤,汹涌澎湃,仿佛开辟了另一个崭新的世界!

    “先看《易经》,后看四经。”

    书圣、墨圣耳边得到顾长天的提醒之后,便也凑到《易经》那边认真浏览,眼里满是深深的震撼,以及参悟世间奥妙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此乃……群经之首!”

    斗帝双眼盯着《易经》,忍不住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前面四经都是讲的文化事迹,道德修养,唯独这部《易经》包罗万象,犹如天地世间的一切奥妙,都尽在此经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刻,漫天本源萦绕于世间,渗透进了宇宙深处,天地如有仙钟长鸣。

    异象纷呈!

    真龙穿梭在云雾之间。

    凤凰展翅长啸,福泽天下。

    麒麟祥瑞遍布大地,令得苍生安乐。

    一座座高大雄伟的建筑,屹立在云端,犹如仙宫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思想与思想碰撞出来的繁荣盛世!

    此时此刻斗帝才明白,顾长天归来,并非是为了制造乱世,而是要开创一个盛世!

    “这家伙,脑子里到底在想着什么?”

    斗帝目光复杂的看着顾长天。

    此人实力强盛,大智若妖,而且每次布局的时候,都难以让人琢磨透彻,根本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有何打算。

    顾长天伸手一抬,将颜子儒拉到了云端之上。

    现如今,颜子儒无需再参与百道域一事了,安心悟道,寻找开道之法便可。

    在一群帝尊的世界里,颜子儒这位十六七岁的少年没有了以前那种胆怯,反而是自信十足,抬头挺胸,直视诸多帝尊。

    此刻若给他一支笔,恐怕他还敢写下“敢叫帝尊下黄泉”这七个大字。

    一些没有去看经书的帝尊则是盯着颜子儒,他们都很难接受,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,竟然可以跟他们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谁让对方身后站着一尊狠人。

    “观天下事,看天下人,方知天下理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轻声说了一句,随后便坐在摇椅上轻轻摇晃,闭眼假寐。

    先生再提醒我……

    颜子儒内心沉吟,也不再看那些犹如神魔般的帝尊,潜心悟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夏帝京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永庆帝的仙躯被打得满是裂纹,踉跄后退,神魂都遭遇了重创。

    靖王状若疯魔,浑身散发着紫金霞光,蒸腾起氤氲仙雾。

    但他依然没有半点留手,长枪攻伐着永庆帝,全力拼杀,不留余地!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虚空此刻变得坚硬牢固,难以再破碎虚空,顶多只是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靖王将手中的长枪用力投掷出去!

    长枪划破长空,响起了音爆之声,尾部还有紫金流彩,浩荡威势笼罩天地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长枪洞穿了永庆帝的心脏,同时将他的身体带走,狠狠撞在了皇宫的金銮殿上。

    一声巨响,金銮殿崩塌粉碎!

    靖王大步走来,一拳轰开了废墟,看着被钉在金丝楠木柱子上的永庆帝,双目血红,声音嘶哑:

    “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永庆帝呕出一口夹带内脏碎肉的心血,看着胸口上的那杆长枪,完全封住了自己的所有修为。

    然而,永庆帝只是露出了一抹笑容,看着靖王,反问道:“朕,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靖王一拳砸在了永庆帝面庞上,沉声喝道:“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“朕,何罪之有?”永庆帝大笑反问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又一拳砸来。

    永庆帝的骨头确实硬朗,挨了两拳,面骨并没有断裂粉碎,只是有着伤痕而已。

    “勾结外敌,不仅葬送百万大军性命,还任由妖族残害边疆百姓,这难道不是滔天大罪吗?”靖王怒吼咆哮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一拳接着一拳,疯狂砸在了永庆帝的脸庞上。

    慢慢的……

    永庆帝的脸庞开始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靖王的拳头上,同样是鲜血淋淋。

    有永庆帝的碎肉骨渣,也有他自己的碎肉骨渣。

    大夏皇族的人只能远远看着这一幕,其中不乏公主的哭声,对她们而言,永庆帝是她们的父皇。

    靖王,则是她们的皇叔。

    如今两人展开一场生死之争,唯有一方倒下,此战才会彻底结束。

    “不做这件事情,大夏真得亡国了……”

    永庆帝挂在长枪上,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在不断流逝,但他脸上却没有半点后悔之色。

    永庆帝缓缓说道:“大夏鼎盛时期,有37亿人口,可随着祖皇陨落,量劫之后……大夏的国运一弱再弱。

    当年的37亿人口,如今仅剩不到7000万人口,你可曾知道,这些人都去哪了?”

    靖王盯着永庆帝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死了,都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永庆帝叹道:“三千年的时间,死了整整36亿多人,乃至于我大夏今时今日,都无道尊问世,这是何等的悲哀啊?

    我们大夏,自荒古年间开辟,传承至今也有十几亿年的历史,却被这短短三千年的光阴逐渐磨灭,你说是不是悲哀?”

    永庆帝看着靖王的双眼,面色平静,问道:“回答朕,是与不是?”

    靖王依旧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这就是成王败寇的下场。

    如果祖皇没有陨落的话,哪怕当年文圣动摇天道本源,残害苍生,引得天怒人怨,文道衰落……只要有祖皇在,大夏就不会有如今这样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你与朕一样,都想让大夏重回万世神朝的鼎盛时期,但这太难了……”

    永庆帝吐出一口血水,淡笑道:“如今我们实力薄弱,头顶上有天尊,还有道尊、至尊、准帝……帝尊一个念头,便可让整个神朝覆灭。

    朕若不破而后立,万妖国、熊族、巫族、虫族便会联手入我大夏境内,肆意屠杀大夏百姓。

    因为,这一切都是天数使然……

    我大夏的气数将尽,只要国破家亡那一刻出现,百道域的气运就会彻底释放,这才会有帝尊虎视眈眈此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永庆帝抬起血淋淋的右手,往靖王的头上放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靖王没躲,因为他没感觉到永庆帝的杀意。

    见状,永庆帝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这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笑容,不再有任何恶意和冷酷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,朕便是这样安慰你……”

    永庆帝笑道:“今日,为兄也要嘱咐你几句。

    为帝王者……

    不可心慈手软,当快刀斩乱麻;

    不可相信任何人,特别是帝尊;

    不可懒政,不可懈怠,需像人皇一样,纳百家之长成就自身,也是成就百姓;

    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永庆帝慢慢说着,目光柔和,给靖王分享他自己的经验。

    最后,永庆帝轻声道:“不可像你兄长一样,祸害百姓,败尽国运,行昏君之为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靖王眼睛瞪得老大,他能感受到一股浓郁的生命力汇聚在腹中,正在慢慢扩散至四肢百骸!

    这是永庆帝的生命力!

    方才那一枪,根本无法封禁永庆帝,完全是永庆帝自己不想打了!

    “启渊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陵之中,有祖皇遗骸,历代大夏帝王之中,皆无人继承祖皇大道,你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为兄本想在人皇与妖帝之间周旋,只可惜,都失败了,帝尊并没那么好糊弄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为兄即便战胜了你,也会被人皇与妖帝布局伏杀,因为他们容不下我。”

    “想必,你身后那位先生,早已看穿了一切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想复兴大夏,收敛锋芒,并且将陆尤与颜子儒纳入朝堂,方为治国安邦之道。”

    “为兄能告诉你的,也就只有这些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这番话,靖王犹如被一道焦雷劈在了脑袋上,整个人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至于永庆帝……

    头颅已经垂落下来,生机消逝,死气蔓延全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