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0章 蒹葭书院【求月票】

    ,最快更新我从禁地来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看着颜子儒,笑道:“我见你也无心再看书了,不如带你过去那边看看,以免你一直担忧挂念。”

    颜子儒热泪盈眶,双膝微颤,他想给顾长天行跪拜大礼,但却被一股力量撑住了膝盖,令他无法下跪。

    颜子儒抬头不解的看着顾长天。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无需行此大礼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摇摇头,轻声道:“我曾与人论道,事后,与其达成合作,他牺牲了一条命,送了我一颗棋子,我想以这颗棋子改变诸天万界的形势。”

    随后,顾长天看着颜子儒,笑道:“你若想行此大礼,等你日后明悟己心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在顾长天心里,现在的颜子儒还不能有那么多羁绊,需要好好修行大道,明悟己心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日后才能开辟出属于他自己的大道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顾长天不由看向门外天空,白云重叠,慢慢形成一位面容和煦的老者模样。

    顾长天笑了笑,此事若能成,人皇……

    也就那样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会努力证明自己,至少不让自己失望。”

    颜子儒眸中燃起斗志,刚刚他看到那磅礴如山的才气时,当真被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蒹葭书院的陆院长,也没有先生那般足以冲散云霄的滔天才气。

    同时,颜子儒也明白……

    他现在还没有给先生行跪拜大礼的资格,像先生这样的存在,想当他弟子的话,至少也得入圣才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蒹葭山。

    蒹和葭,都是价值低贱的水草,因喻微贱。

    文道没落之后,原本大夏神朝的第一书院也搬至此地,远离内城,远离朝堂,渐渐随着时间流逝而被人遗忘。

    如今,这里正爆发着阵阵清光,还有漫天杀气。

    一位身穿儒袍,头戴儒冠的男人正站立在虚空中,身躯凛凛,周身清光浮现,犹如真正的儒圣降临,俯瞰人世间。

    另外一位乃是武者,具有大圣修为,杀气浩浩荡荡,手持一柄战枪,横扫虚空,携带着滚滚威势杀向儒袍男人。

    每一缕气机都足以打穿空间,他犹如震慑诸天的神魔,空间裂缝不停被撕裂开来,恐怖无比!

    “书院已退步至此,依然不愿给天下书生一条活路吗?”

    儒袍男人抬头看天,他的面庞犹如大理石雕刻出来一般,棱角分明,雪白如玉,双眸湛湛有神,仿佛能够看穿天地间的一切虚妄。

    战枪袭来!

    儒袍男人抛出一张白纸,化作秩序神盾,上面凭空浮现出一个个文字,清光镇灭虚空。

    “破。”

    儒袍男子轻吐一字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虚空骤然出现大崩溃,漫天清光破灭一切,无比强势。

    战枪被击飞出去,那位大圣武者更是遭遇重击,胸骨断裂,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儒袍男子剧烈咳嗽,嘴角有着斑斑血迹溢出,低头看了眼掌心,那是猩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那一张白纸,乃是他的大道神通。

    虽然击伤了大圣,但他的那张白纸,也被大圣刺穿,因此遭遇反噬。

    儒袍男子面色有些怅然,如果是以前,文道还没没落的时候,他这位圣皇极境,绝对能够与大圣一战,并且还能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如今……

    恐怕难复当年战绩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这时,一股圣皇气机冲天而起,搅动苍天白云,威势骇人,仿佛要将诸天星辰都轰落下来。

    也是一名武者,圣皇极境!

    屈鹏已经赶来此地,当他遥遥看见儒袍男子对抗一位大圣时,心里便在感慨,这位蒹葭书院的陆尤院长,恐怕要在今日陨落了。

    一拳袭来,霸绝天地,破碎了虚空,拳劲掀起的狂风,将山上草木绞杀成屑!

    这一拳未来十分惊人!

    身穿儒袍的陆尤没有半点畏惧,清光缠绕周身,圣血涌动,双目绽放出两道炽盛光芒,像是在质问苍天。

    而后,陆尤手执毛笔,悍然点下!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

    虚空发出剧烈震动,狂暴的余波横扫九天十地,破碎了阵法,杀向蒹葭书院的一座座木屋那边!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陆尤脸色大变,头上所戴的儒冠也在此刻消失不见,披头散发的样子颇为狼狈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没时间顾及自己的形象,一步跺在虚空中,朝着书院冲去!

    看着架势,哪怕是拼死陨落,他也要护住书院!

    忽然,一个黑洞浮现,狂暴余波的力量被吸进了黑洞里面。

    见状,陆尤一愣。

    “谁?是谁不知死活,胆敢援助蒹葭书院?”那位圣皇气冲霄汉,杀气腾腾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不讲武德。”

    天地间传出一道年迈苍老的声音,威势慑人,轰然间笼罩诸天寰宇。

    天穹上风云变化,白云化作了一根苍天巨指,破开长空,令得八荒六合震动,像是毁天灭地般按压下来!

    圣皇抬头看着那根苍天巨指,心头巨颤,脸上布满了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仙人的手段?

    蒹葭书院里面,还有长生仙尊?

    那怎么可能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圣皇发出了恐惧的大吼,他想要逃跑,却发现周围空间已经凝固下来,根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受伤的大圣也重新站起来了,当他看见眼前这一幕时,想要上去营救,却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蒹葭书院,怎么可能还有长生仙尊存在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根本没人敢来蒹葭山啊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苍天巨指最终落下,点爆了圣皇的肉身,骨块和鲜血飞溅,洒在长空中。

    一指,灭杀圣皇!

    大夏神朝的国都里,所有观看此战的圣境修士,此刻都是一脸呆滞和震撼。

    圣皇九重天,就这样被一指灭杀了?

    蒹葭书院里,竟然还有长生仙尊?

    谁还敢说文道没落?

    谁又有十足的把握,能够吞下蒹葭书院?

    “年轻人,老夫劝你耗子尾汁。”

    淡漠苍老的声音响彻天地,具有霸道绝伦的威势,就连整个京城都在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大圣面色巨变,今天是荡平不了蒹葭山了!

    只能先撤!

    一拳轰开虚空,大圣悍然横渡虚空而去,没敢再留在此地。

    陆尤见人纷纷离去,心里也渐渐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,他更多的是困惑。

    蒹葭书院根本没有长生仙尊,文道没落至今,早就没有强者镇守了。

    任何修行文道的人,都很难再成仙得道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……

    都跟三千年前那场量劫有关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蒹葭山再次恢复往日平静。

    诸多书生都在书院门口等待院长归来。

    当他们见到那穿着儒袍,身躯凛凛的男人回来,担忧沉重的心,总算是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院长!”

    颜子儒见到陆尤时,连忙跑了过来,从一个用法力密封的小坛里面,取出一小块的蟠桃肉,递给陆尤,急声道:“院长,快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陆尤本不在意,但感受到蟠桃肉里说蕴藏着浓郁仙灵之气后,脸色微微一变,气机封锁虚空,连忙接过放进口中吃下。

    霎那,一股暖流通遍全身,刚刚一战中所遭遇的伤势,还有反噬,都在此刻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院长,还有。”

    颜子儒把小坛递到陆尤面前。

    陆尤伸手把小坛重新密封上,将其按回颜子儒的怀里,暗中传音道:“子儒,这些东西,都是谁给你?”

    “一位先生。”

    颜子儒慎重道:“先生在书院里。”

    闻言,陆尤马上想到刚刚出手的那位老者,三步并作两步,连忙朝着书院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,在一座凉亭里面,陆尤见到了一位面如冠玉,目如朗星的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身穿一件不染纤尘的白衣,面带温和笑容,让人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看见男子时,陆尤愣住了。

    出手的……

    不是一位老人家吗?

    除此之外,陆尤还见到一位身穿淡红衣裳的绝美女子,以及两只猫咪,其中一只橘猫格外的肥胖。

    顾长天晃了晃手中的烧饼,笑道:“不请自来,还望院长莫怪。”

    陆尤立马回过神来,快步走到凉亭外面,深深作揖道:“晚生陆尤,见过前辈,多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打断陆尤的话,笑道:“你是主,我是客,总不能我请你坐下吧?”

    “前辈请坐,前辈请坐。”

    陆尤顿悟,连忙伸手邀请。

    他想起颜子儒刚刚所说的话,蕴含仙灵之气的蟠桃肉是先生赠予,那么眼前这位看上去平凡,并且毫无修为的男子,便是颜子儒口中的先生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吃的吗?”小橘睁大圆溜溜的眼睛,看向陆尤。

    只有一些茶和烧饼,根本不够它吃。

    顾长天伸手把小橘的大脑袋给摁了下去,对着陆尤笑道:“这猫向来不懂礼数,莫要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怎会,怎会……”

    陆尤赔笑,而后看向一位弟子,吩咐道:“去厨房拿些点心来。”

    弟子想要说些什么,但见到陆尤的眼神之后,只好作揖道:“是,老师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将这些都看在眼里,心里却有些奇怪,堂堂圣皇极境的存在,连一点粮食都拿不出来了?

    环视一圈,顾长天发现这里的诸多书生,身上的衣物多少都有些补丁,看上去颇为寒酸。

    思考片刻,顾长天或多或少也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叫住了那位弟子,随后看向颜子儒,笑道:“出来时,我记得给了你文房四宝,并且带了《诗经》,你去跟他们抄录一份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先生!”

    颜子儒大喜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陆尤也起身,郑重的朝着顾长天行礼。

    这一礼,是谢顾长天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不然,今日蒹葭书院,恐怕渡过不了此劫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伸手,倒了一杯茶给陆尤,笑道:“请。”

    陆尤道谢后,双手拿起茶杯,顿感茶香四溢。

    喝上一口,苦中有香,香里带甜,而后便是香郁味甘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忽然,陆尤身上冲起一道清光,涌向天际,搅动八荒六合,乾坤因此而颤。

    大圣一重天!

    陆尤从这一杯茶中,感悟出了无尽大道至理!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陆尤内心震撼万分,他很清楚,眼前这位看似年轻的男子,有着滔天手段。

    “恭喜,水到渠成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了笑,祝贺一声,而后看着陆尤,正色道:“此地已被我遮掩天机,任何话语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陆尤紧紧盯着顾长天,沉默良久后,问道:“前辈……是来拯救文道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顾长天摇头笑道:“只是误入其中,来此游历一番而已。”

    旁边罗姿暗暗吐槽,先生果然早就恢复了实力,还说什么有伤在身,明明什么事都没有!

    那三千年……

    可真是荒废光阴啊!

    大好机会,白白让她丢失了!

    早知今日,当初她就该再大胆一点!

    闻言,陆尤苦笑道:“那前辈应该知道,三千年前的那场量劫吧?”

    顾长天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正因那场量劫,三界时代结束,诸天万界时代来临。”

    陆尤怅然道:“又因终结量劫的人是文道祖师,残害苍生,触犯天威,引来天怒人怨,故天道抹灭文道气运功德,致使文道没落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自始至终都不明白,为何祖师爷当年要终结量劫?又为何要残害苍生,致使文道没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陆尤眼角水雾弥漫,摇头苦笑道:“这些年来,文人太苦了,读书人更苦!甚至……连一条活路都没!”

    “老天爷,这是要灭了文道啊!”

    “可是,若灭文道,还如何让生灵进步?”

    “到那时,人人都只会互相厮杀,大战不断,诸天生灵最终就会走向灭亡。”

    谈起此事时,陆尤十分激动,脸上满是悲哀痛彻。

    文道,不可灭!

    天下,更不能没有文化的传承!

    罗姿看着陆尤,绝美的俏脸满是冷漠,她甚至很想说一句,如果没有文圣,她和先生也不会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文圣自己作的。

    “文道若不迎来劫难,就不会有所蜕变。”顾长天淡淡道。

    听到此话,陆尤仿佛看见了希望,霍然抬头看着顾长天,一字一句的问道:“前辈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顾长天笑了笑,不急不缓道:“先与我说说这个世界的历史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先了解一下这个世界,然后再做决定。